煤矸石空心砖

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Contact

企业名称:桐城市南口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联系人:崔经理

电话:0556-6568069

手机:18156911555

邮箱:303927413@qq.com

地址:桐城市龙腾街道高桥村

网址:   www.nkxxjc.com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为什么男生撩着撩着就不理你了 > 现言豪门虐宠文‼投资大佬🆚又纯又撩小白兔💔追妻火葬场系列🔖《南墙》宋绵 沈肆已经完结全文阅读

现言豪门虐宠文‼投资大佬🆚又纯又撩小白兔💔追妻火葬场系列🔖《南墙》宋绵 沈肆已经完结全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2-11-27 23:06 作者: 点击:


网红美女COS性感写真套图合集!

点击学习兼职副业赚钱项目教程,引流营销推广教程,教你每月多入万元

  “卡”。

  随着导演喊一声,河中热烈拥吻的两个人分开,工作人员迅速上前。

  男主角苏奕轮搂了一下宋绵的肩膀,笑着夸赞,“你表现的很棒。”

  宋绵抿唇,只是淡淡的回应,“谢谢。”

  不动神色的挣开他,正好工作人员已经上前扶着宋绵上岸。

  助理方可拿着一条浴巾给她披上的时候,低声说道,“沈总来了。”

  “在哪?”宋绵身体抖了一下,放眼去寻。

  现在才是三月,水下还是很冷。这场戏虽然一遍过,但她走入河中的速度刻意放慢,表现出了女人虽然绝望,但不是完全没有抱一点希望。

  “在陈导那里。”

  “我去找他。”宋绵迈着步子快速朝前去。

  方可追着过去,“喝口水,暖一下身体。”

  “一会儿喝。”她笑着走进拍摄帐篷里,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男人。

  沈肆一身商务纯黑西装,熨帖的面料光泽感一丝不苟。一看就是个精致的完美主义者。

  英俊成熟的男人正在和这部剧的导演闲聊,寡淡的回应几句,透着男人的清冷内敛。

  被宋绵走进来的动静给吸引,他们两人短暂的谈话被打断。两个人同时朝她看过来。

  宋绵抿一下唇,把目光刻意从沈肆身上离开,带一点娇羞乖巧的去询问陈导,“陈导,我刚才演的怎么样?”

  “简直不能太好了。我以为你年纪轻轻的驾驭不了这么内心丰富的戏,没想到这一场戏这么完美。”

  “是导演调教的好,我这些天跟着陈导学了好多,受益匪浅。”

  陈导哈哈笑起来,说道,“那也是沈总先慧眼识珠,这么好的演戏苗子要不然就耽误了。你们聊,我去安排下一场戏。”

  陈导自觉地闪人了。事实上那场戏一结束,帐篷里就只剩了自己和沈肆两个人。

  沈肆是商圈鼎鼎有名的投资大佬,平日里深居简出,连人都见不着,更别提那些小道消息了。八卦杂志上,就是连他一张照片都没有。

  陈导和沈肆多年前有过一次碰面,再加上这次的戏沈肆是主要投资人,才能让这位大佬露面。但陈导心里清楚的很,沈肆过来可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这位口碑一直在攀升的宋绵。

  宋绵背后的金主就是这位大佬,这事只有陈导和制片人知道。

  “你怎么来了?”帐篷里没了人,宋绵才敢大胆的直视沈肆。

  沈肆伸手将她的皓白的腕骨一扣,手上用力一带,宋绵便坐到了他的腿上。

  身上的浴巾毯子因为沈肆的动作掉落在地上。

  她这个角色是个民国的风尘女子,虽然身世凄惨,可有着自己的骄傲。她今天的妆容是那种民国的复古打扮,殷红的唇,手上涂着石榴红的指甲油。

  一条胭脂色的刺绣旗袍,艳而不俗,无袖,配合角色设定,叉开的很高,几乎到了大腿根。她原先还用浴巾裹着,如今浴巾落下,那旗袍将她腰肢的线条完全勾勒出来。

  沈肆凝视着她,从额头,到鼻梁,再到唇珠,一路不动神色,只是喉结微微滚动。

  “我身上还是湿的。”宋绵这样说,却没有半点离开他的意思。

  沈肆凝视她的脸,突然俯首,咬开了她领子上的扣子,露出锁骨以下一寸的白皙肌肤。指腹摸上她的锁骨,温度极高,烫人似的。仿佛下一瞬,那指尖就可以挑开所有的扣子。

  宋绵心跳加速,脸上极红,手指不自然的攥紧了他的衣物,怕有人突然闯进来。

  她这副样子娇嫩可爱,配着妆容,一种视觉上的极大冲击感。一双眼睛明明没有媚意,却偏偏像是钩子一样勾住他。

  在宋绵羞得要往他怀里钻时,沈肆捏起她细嫩小巧的下巴,二话不说,吻了上去。

  宋绵哪里招架得住,整个人都软在了他怀里。

002 想

  嘴上吻着,手也没有闲着,骨节分明的手抚着她后背的寸寸蝴蝶骨。

  但因为是在帐篷里,他没有再进一步。

  松开她,看着怀里的人脸色潮红,娇艳的像一朵玫瑰。

  “走。”沈肆托着她起身。

  说完,已经把身上那件高定版的外套脱下来罩在她细削的肩膀上。

  “今天的拍摄还没结束。”

  “你的戏已经结束。”男人简短的说着。

  在宋绵进来之前,陈导已经和他说过了。

  宋绵抿唇笑笑,和他一起上了他那辆黑色的商务车。

  “我和宁姐说一下。”她拿出手机,准备联系的时候,才想起来转头问,“沈肆,我们去哪?”

  上了车才知道问去哪,这不是被卖了还得帮人数钱?

  沈肆看她,微微勾唇,说,“去你住的地方。”

  “哦。”低头,又抬头,“我住的酒店吗?那里条件太差了。”

  他们拍摄的是一步民国戏,有不少战争戏,所以是定在一个偏远的镇子。为了不影响拍摄进度,他们都住在最近的县城的酒店。

  宋绵倒觉得还好,苦日子不是没过过,不过对于沈肆这种人来说,着实是委屈了。

  “我不在那住。”

  沈肆坚持,宋绵没再说什么,低头给她的经纪人贺宁发信息,告诉她先回去,让他们到时候自己回来。

  沈肆也是贺宁的老板,他过来,贺宁已经知道了。

  贺宁回信息提醒:【小别胜新婚,但你悠着点,别由着沈总来,明天有两场戏。】

  宋绵看着那话背后的暧昧意味,不由的红了脸。

  沈肆看着她红红的小巧的耳垂,伸手捏了捏。

  回到酒店房间,沈肆接了个电话,有工作要去处理。

  宋绵不打扰他,自己先去卸妆洗澡。

  等出来,沈肆正坐在沙发上抽烟。衣领的扣子解开几颗,领带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隐约可见冷白的肌肤和肌肉的纹理。一脸清隽,几分厌世感。

  宋绵光着脚踩在地上,脚下有淡淡的水痕。身上穿一件白色的衬衫,一双玉白修长的腿暴露在空气中。

  沈肆掐灭手中的半截烟,朝她招手。

  宋绵走过去,一条腿跪在他身侧的沙发上,手放在靠背上,问,“你还没说你怎么会过来?”

  “附近有个投资,离得近,过来看一眼。”

  宋绵便趁机问,“我今天演的怎么样?”

  “还好。”

  宋绵假装不满,“我的吻戏,还好吗?”

  沈肆抬了抬眼看她。

  宋绵受不了他这样看她,自己刨的坑立刻自己给填了,“那是借位,你看出来了吧?”

  “我一个外行人就能轻易看出来,陈导能给过?”

  “不管你看不看得出来,反正就是借位。”

  受不了她认真解释的样子,一点懵懂,一点着急,剩下的都是迷人。

  沈肆目光变得深沉,手臂圈住她的腰,将她推近自己。

  宋绵顺势伏在他胸口,弯了眼角,抬眼看着他,细软的呼吸扫过他的下颚,温柔似水的问,“沈肆,你有没有想我?”

  沈肆垂眼看她,俯首,吻下去。

  一会儿,便直接将人拦腰抱了,放到床上。

  沈肆倾身而来的时候,宋绵因为刚才的吻,胸口还在剧烈的起伏。她指尖揪着他的衣领,绵绵的提醒,“这里隔音效果不好。”

  沈肆眼神深沉看她。他这个人平日里看着清心寡欲的,遇到宋绵,就连一个眼神,一次呼吸都是沾着欲的。

  他俯首在她耳边低低说了一句,宋绵顷刻间红了脸。

  下一刻,沈肆扯下脖子上的领带,蒙住了她的眼睛。

003 罚

  结束之后,宋绵再去洗一洗。

  她很快出来,站在流理台前摸脸,喊沈肆过来洗。

  沈肆套一件长裤走进来,精赤上半身。

  原本肌肉线条分明的皮肤上,有些无规则的抓痕。

  宋绵在镜子里看到,不免有些歉疚,低声问,“疼不疼?”

  沈肆与她在镜中四目相对,下一刻,他单手从后面环住她的腰。

  “不疼。下次还可以抓的更重点。”

  知道是反话,宋绵抱怨,“我哪有什么办法,又不能叫出声,就只能……”

  声音越说越小,呼吸突然乱了一瞬。是沈肆柔软的嘴唇贴近她后颈的肌肤,温热的气息让她身体忍不住轻颤。

  她觉得有些痒,身体挣一下,避开,“你别闹我了,我明天还有两场戏。”

  腰腹却被他箍的更紧,视线落在后颈嫩白皮肤上的一串梵文,低声问,“纹的什么?”

  “你猜。”她转身,笑着圈住他的脖子,仰头看他,可怜兮兮的求饶,“我真的累了,饶了我吧,拜托。”

  沈肆手上用力,直接将她托起来坐在了流理台上,“说出来就饶了你。”

  “只是胡乱纹的,你信我。”

  屡教不改,沈肆用行动惩罚她。

  经不住沈肆折腾,宋绵手摸到了水龙头,打开,以水声掩盖她的声音。

  欲盖弥彰。

  再次结束,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宋绵依旧穿着那件白色衬衫,斜靠在沙发上,静静观察着沈肆,手里握着一杯温水。

  沈肆坐在单人沙发上,抽着一根烟。

  见沈肆忙完手头的事抬眼看过来,宋绵握着水杯喝水,不免抱怨,“我这嗓子怎么办?宁姐一定骂我。”

  听着已经是哑了。完全是因为刚才叫的太凶了。

  “给你买点润喉片?”

  宋绵不满的瞪他一眼。

  沈肆勾了一下唇,烟掐灭,问,“饿不饿?”

  宋绵点头,“快饿死了。”

  沈肆便起身,说,“换身衣服,带你去吃东西。”

  宋绵忙起来,去行李箱里挑衣服,选了一件,换上的时候问,“还要吃饭的话,会耽误你的事情吗?”

  他说的不在这住,应该是还有别的行程安排的。

  “不耽误。”

  宋绵听后欢喜的把衣服换好。

  她去穿鞋的时候,沈肆这边接了个电话。

  他没做多少回应,只是最后说了一句,“我马上回来。”

  宋绵穿鞋的动作顿了顿,又继续穿好,掩饰了心底那点失落,问,“是不是要走?没事,我送你出去,顺便喊宁姐他们去吃东西。”

  宋绵说着主动去捞了沈肆的外套。

  沈肆站着,她走过去给他套上。因为个子悬殊有点大,宋绵不得不垫着脚。

  鼻腔充斥着他身上那股清冽的雪松气味,一不小心就会沉溺其中。

  到了门口,司机已经在等着了。

  沈肆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纸袋子递给宋绵。

  “什么?”宋绵带着不解打开袋子看了一眼。整整齐齐叠好的几件白色衬衣。

  “不是有收集我衬衫的癖好?”

  宋绵抿唇,娇羞垂头,“哪有?”

  “不多给你备几件,怎么够我折腾?”

  宋绵脸立刻红了,催促他赶紧上车。

  目送车子离开,宋绵没什么食欲的又回去了。贺宁很快过来敲门,对宋绵就是一顿身体检查。

  宋绵被她逗笑了,“宁姐,你干什么?”

  “看看你明天还适不适合拍戏?脖子这里,胸口这里,还好,反正明天还是旗袍可以挡住。腰怎么样?明天有奔跑的戏,你行不行?反正他来探班,我的心就提着了。”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我的小祖宗,你的嗓子。”

  “没什么事,明天就好。”

  “方可带了润喉片,我让她送过来。沈总不知道你明天还有戏,也不知道收敛着点?”

  和方可联系完,拉着宋绵在沙发上坐下,交代,“这周六晚上举行颁奖晚会,我已经和陈导说了,给你三天假。”

  “我这种咖位的就算是提了名,也是陪跑,还是安心在这把戏拍完,别耽误了剧组进度。”

  “不耽误,可以先拍其他的戏。而且你就是个二号,后面你的戏份也不重。再说了,谁和你说的是陪跑?”

  宋绵吃惊,看一眼贺宁的笑意,激动的问,“我得奖了?”

  “最佳女配。”

  “可是,不是要到晚上才会公布吗?”

  “你不想想你家那位是什么身份,早就已经提前得到消息了。刘助和我联系过了,那边颁奖的晚礼服都给你准备好了。沈总还打算给你大肆庆祝一下,也算是给你趁机造个势。”

  宋绵难以抑制的欢喜。

  因为得奖,她终于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不管是对沈肆,还是她。

004 奖

  第二天拍戏,宋绵发现要重拍昨天的那场戏。以为是编剧有所改动,宋绵也没多想。可偏偏整体都没动,偏偏就没了最后一场吻戏。

  休息的时候,宋绵身上裹着浴巾,在那喝奶茶。

  贺宁走过来的时候,宋绵不解的问,“那场吻戏合情合理,怎么给删除了?陈导怎么说?”

  贺宁深深望她一眼,说道,“沈总打的招呼,陈导能怎么办?”

  “什么?”宋绵困惑。

  贺宁语气乖乖的说,“是沈总说那场吻戏不合常理。因为男主角心里其实已经有人,再见到旧爱,怎么也得克制住,不能去接吻。”

  宋绵不自觉的扬了一下唇角,小声说,“这样也能说得通。”

  “你就惯他吧。”贺宁笑问,“他一贯对你好,你还像个小女生一样在意这种小细节?”

  宋绵抿唇不说话。

  贺宁叹息说,“这下好了,吻戏都不让拍,你戏路可不好拓宽。这沈总要是多来几趟,编剧还不得疯?”

  宋绵低头甜蜜的笑。

  两天后,宋绵到达C城参见颁奖晚会。

  下榻的酒店也是沈肆名下的产业。

  宋绵换上了刘勤送过来的晚礼服,贺宁和方可陪着她一起上了保姆车,去颁奖典礼的会场中心。

  颁奖晚会还请了圈外一些有名的人物。沈肆也在受邀之列。

  因为身份尊贵,他所在的位置在第一排。

  宋绵还没什么名气,就是上部局她表现可圈可点,才有了点人气,也因此得到了这次女配角的提名。

  宋绵这些名气的明星位置是五六排靠后。

  宋绵坐在那里,只能看到沈肆的一个后脑勺。他偶尔偏头和身边的人说两句,宋绵才能看到他精致的侧脸。

  前面谁得奖,上台发言,宋绵都没听进去,她只是随大流鼓掌。

  台上公布最佳女配角的名字是宋绵,宋绵还沉浸在沈肆的盛世美颜之中,还是身边的贺宁用胳膊肘碰了碰她,“小祖宗,还分神呢?到你了。”

  宋绵这才回过神来,聚光灯打过来。她起身,提了裙摆,缓步走上舞台。

  大方得体的接过了奖杯,然后站在那里,准备发表获奖感言。

  她站在那里,便可以正视沈肆。

  他今日依旧是黑色的西装,翘着腿坐在椅子上。衬衫扣子扣到最上端,在旁人或许是古板保守,可到他身上,便显着一股矜贵的禁欲感。

  他整个人浴在灯光下,显出一种清冷感的清隽。

  宋绵看着他,对着他眯眼一笑。

  他的目光也看向她,淡然而沉静。

  主持人的问话把宋绵的神思拉回来。

  “宋小姐的颜从今天起我也要嗑了。宋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保养秘诀啊?”

  “我要说天生丽质的话,会不会被打?”

  宋绵幽默的话语让主持人和底下的人都笑了一下。

  “宋小姐年纪轻轻就拿到了这个殊荣,请问以后有什么规划吗?或者透露一下,是不是有什么待播剧了?我也好等着追。”

  “待播剧的事情我不好说,毕竟能不能上不是我说了算。至于规划嘛,拿了奖,就得更好的演戏,我还想着去拿最佳女主角呢。”

  “宋小姐这话就官方了。咱们更关心的是另一方面的规划,比如感情?”

  宋绵的视线从沈肆身上一扫而过,随即看向主持人说道,“感情嘛!其实我想的很简单,找个人,早点结婚生孩子。”

  “这么早结婚生孩子,不怕影响演绎的路?”

  “怎么结婚生孩子会把我的演技给影响吗?”

  她这话说的霸气自信,目光朝观众席去看,沈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她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听主持人点赞道,“宋小姐这话说的太自信了。这话谁先前说过?我们的影后叶蓝卿。我们叶女士也在现场。”

  聚光灯照在叶蓝卿身上,叶蓝卿坐在前排,很优雅的笑着打了招呼,大家都鼓掌。

  对宋绵的采访很快结束,她到了后台,去上洗手间。

  出来洗手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另一个女明星刘婷婷。

  刘婷婷正在补妆,她什么奖项都没有,连提名都没有,妥妥过来蹭红毯的。见到宋绵,她嗤笑一声,收了口红,用指腹在唇上按了按,语气轻蔑,“人家是玩玩你而已,还想着和人家结婚生孩子?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份。”

  宋绵关上水龙头,拿了纸擦手,根本不想理她。眼下在拍的这部剧,原定的人就是刘婷婷,宋绵算是截胡。刘婷婷自然跟她不对付。

  见宋绵要走,刘婷婷语速很快的说道,“你不信我,可以自己去看看。你的心上人现在在陪着另一个女人呢。”

005 宠

  看着宋绵失魂落魄的离开,刘婷婷得意的一笑。

  同在卫生间的另一个女明星关熙走出来,表示关心道,“都说她背后的大金主是那位了不得的,你还去招惹她?”

  刘婷婷笑一声,说,“我就是看不惯她,哪能什么好事都让她占了?”

  关熙洗手,好奇问,“不过这位沈总向来都是深居简出,很少能挖到他的料。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有我的路子。”

  事后还会有个采访,都是对得奖的艺人。宋绵在犹豫片刻之后,终究还是忍不住按照刘婷婷给她的地址找了过去。

  C城三月的晚上,很凉。

  淅淅沥沥的雨落下来,落在肌肤上,沁入骨髓的冷。

  宋绵站在街对岸,穿着高定礼服的她在雨中看上去极纤细,仿佛可以瞬间被捏碎。裙摆被风吹得微微浮动,身影几乎要融入这黑夜之中。

  她白净美丽的脸上被雨水打湿,花了妆容。

  虽然有人被她吸引,但已经辨不清这就是那位刚刚获奖的宋绵。

  对岸的高级餐厅里面,一男一女对坐着。

  一旁有人在拉着小提琴,很快有人推上来一个双层蛋糕。

  沈肆亲自切了蛋糕,喂了一块到她嘴里,温柔的替她擦拭嘴角的蛋糕。那女孩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沈肆笑了一下,又把酒杯递给她,过程都是在温柔照顾。

  宋绵在对岸失神的看了一会儿,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打算走的时候,女孩突然转过脸来,宋绵才发现她双眼无神,是看不见的。

  她突然觉得自己可笑,心口像被人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瞬间涌出来。

  怪不得他们每次做那件事的时候,他总是会用领带蒙住她的眼睛。

  她卷翘的眼睫颤了颤,像是有什么夺眶而出混着雨水从脸颊滑落。

  她转过身,拦了一辆车离开。

  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酒店的,脑子和外面被雨蒙过的世界一样混沌不清。

  她回到房间,仿佛已经用尽了自己的最后一点力气。

  踢下高跟鞋,她扶着墙,弯腰捂住了胸口。想哭,发现流不出眼泪,只有无声的像要窒息的感觉。

  无处发泄,太难受,她不断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最后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贺宁找到她的时候,宋绵把自己淹在了浴缸里。

  她快急疯了,把她直接从里面拽出来,第一反应就是看她有没有呼吸。

  听到她无力的喊她一声,“宁姐。”

  贺宁的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她扯了浴巾给她擦干净,说道,“你吓死我了,小祖宗。你都失联几个小时了,我真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身体冷的有些发抖。

  宋绵由着贺宁把她扶着到了沙发上。

  贺宁给她倒一杯温水,宋绵双手捧着,才找到了一点温暖。

  她的情绪已经摆在脸上,贺宁关心问,“绵绵,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宋绵无声的喝了两口水,摇头。

  贺宁带了她五年了,知道她是个什么性子。在工作上吃点苦从来不说什么,能让她这么失魂落魄的也就只有一个人了。

  那就是沈肆。

  贺宁没多问,说道,“你赶紧休息,我就在这守着你。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

  宋绵没点头也没摇头,半晌,问,“宁姐,你说我没有沈肆,还能好好的活吗?”

006 玩

  餐厅内的时玥转过头来,虽然看不见,但能感受到眼睛是正好对着沈肆的。

  她说,“感觉有人一直在看我,阿肆,你看是不是?”

  他和时玥的这次吃饭已经十分低调,为此还包下了整间餐厅。出于严谨,他还是转头朝透明玻璃的窗外看了一眼。

  一道纤细的身影钻入了车厢,慌乱急促。

  雨水挂在玻璃上,让视线变得模糊。但沈肆还是精准的锁住了那道身影。礼服是他亲自选的,不会错。

  沈肆有一瞬视线是追着那车而去的,只是下一瞬,他又把视线收回来,慢条斯理的说道,“没有谁。”

  时玥叹一口气,“我以为我今天至少可以让阿肆你以外的男人多看一眼呢。我毕竟精心打扮过了。”

  沈肆弯了一下唇角,温柔问,“开心吗?”

  时玥点头,“开心。真想看看这里有没有变化。阿肆,谢谢你带我来这里,这个生日,我过得很开心。”

  “你开心就好。”沈肆看一眼精致腕表,说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把时玥送回别墅之后,沈肆开车到了酒店。

  贺宁过来开门,见到沈肆有些意外。她侧开身给沈肆让路。

  沈肆臂弯上挂着自己的外套,迈步走进去。眼神扫视一圈,没有找到宋绵。

  贺宁跟过来说,“已经睡下了。不知道怎么了,情绪不太好,沈总要进去看看吗?”

  “不用。”沈肆语气清冷,又问,“她有几天假?”

  “三天。给你们两个多预留了一天,这丫头开心了半天。”

  沈肆没什么反应,和贺宁颔首,便直接走了。

  早上宋绵悄无声息的站在卧室门口,把贺宁吓了一跳。

  她递过去一杯牛奶,问,“睡得怎么样?这黑眼圈重的厉害啊。昨晚……”

  贺宁要说沈肆昨晚来过的事情,却被宋绵给打断了,“庆功宴我想换个地方。”

  贺宁喝一口水,问,“你想换哪里?提前确定好的,不知道能不能换。”

  “沈肆前段时间刚买的那艘游轮。我想在那里。”

  “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宋绵摇头,“就是想。”

  “那我和刘助联系下,可行性不高,太临时了。”

  宋绵没接话。

  贺宁看一眼她,问,“你确定没事?”

  “没事。”

  宋绵去卫生间洗漱,出来安安静静的吃了一顿早餐。

  贺宁这边接到了电话,挂断之后,走到餐桌前对宋绵说,“这事虽然为难人,不过刘助请示了沈总,获批了。”

  贺宁似乎在等着宋绵一个小女人般甜蜜的表情,但看到的只是宋绵平静的继续喝果汁。

  她擦了嘴,起身,说道,“宁姐,给我准备一套泳装呗。”

  贺宁失笑,“小祖宗,你想玩什么花样?”

  “来个泳装趴?”宋绵半开玩笑。

  到晚上的庆功宴还有一段时间,宋绵窝在沙发里刷着手机。

  助理方可一直关注着手机,因为昨晚的颁奖典礼,宋绵的颜这个标题直接冲上了热搜。还有人挖出了宋绵正拍的这部剧的定妆照,是她穿着一身青蓝色的旗袍造型,也冲上了热搜。现在这部剧的观众期待值也在直线上升。

  贺宁这边就接连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来问宋绵档期的。

  有找她拍电视的,也有广告的,还有上综艺的。

  贺宁挂了电话,拿了平板看一下宋绵这边的档期安排。其实她除了拍戏,还没有接过任何广告和综艺,光打首秀噱头就很可。

  “我给你整理一下,你看看你自己对哪个最有兴趣。不过综艺还是尽量不要参加,会过度消费自己,还是要以演戏为主。”贺宁是圈里老牌经纪人了,带出过好几个影后。她对宋绵没有多干涉,只是适当给出最合理的建议,多数时候以宋绵的想法为主。

  她说着,突然说道,“我都快忘了,你和工作室签的五年合同已经到期。找个时间喊上沈总再续个合同吧。”

  “不急。”宋绵淡淡的说着,把手机递到方可跟前,转了话题,“方可,你看这双鞋好不好看?”

007 跳

  晚上,宋绵一身花苞裙出现在举办庆功宴的游轮上。

  头发高高盘起,精致的妆容,配上裙子,像是花仙子一般。庆功宴的照片流出去几张,明天又是妥妥的热搜。

  游轮上请了几家圈内的主流媒体,还有就是一些名导,和一些口碑不错的明星,规格算是很高了。

  贺宁来时就已经叮嘱过,“这是沈总在给你铺路。几个名导,都有电影在筹划阶段,你好好表现。”

  宋绵听后淡淡点头。

  她上游轮的时候,沈肆已经在了。

  站在了中间的位置,和别人在交谈。

  她举了香槟杯遥遥和他对视了一眼,然后转身走到了栏杆前。

  身体靠着,望着海面。

  游轮已经驶出去,海风吹的人有些凉意。

  贺宁走过来,有些着急,“怎么不过去打招呼?难道还等着那些人来找你?”

  宋绵微笑着说,“我一会儿就去,宁姐,你别催我。”

  贺宁刚要说什么,看到沈肆朝这边走过来。

  她主动让位置,嘴型叮嘱宋绵抓住机会。

  离开时和沈肆浅浅打了个招呼。

  沈肆就在宋绵两步远的地方停下,视线尽量避开那深不见底像是旋涡一般的海面。

  宋绵知道他在后面,却迟迟没有转身。

  他的眼神一向这么凉薄,她早就适应。她怕转身的时候,会想到昨天他带有温度的眼眸。

  会让她忍不住想要出声质问,抑或者也会去奢求什么。

  “宋绵。”他开口,低低的喊她。

  因为是逆风,好像声音只是擦过她的耳廓,就被吹散了。

  “嗯。”她低低的应一声。

  “打算就这么背对着我?”沈肆皱眉,显然已经失了耐心。

  宋绵终于转过身来,直视他的眼睛,海风吹乱她额前的头发,她用手捋了一下,语气平静极了,“颁奖晚会上的话,你听到了吗?”

  那些获奖感言不过都是些官话,宋绵的获奖感言是贺宁亲自写的,沈肆不用过目也很放心,绝对滴水不漏。

  他没理会宋绵的话,说道,“我带你去见一下张导,他是……”

  “晚点再说吧。”话却被宋绵平声的打断了。

  “宋绵。”他皱眉喊她的名字,预示着自己对宋绵的不满。

  几乎是下意识的要迈过去一步,但又克制住了。

  离着栏杆一米多的距离,已经是他的底线。

  “我有点累了,今天什么都不想做。”她依旧软绵绵的说话,却带着一股韧劲。

  “这是你的庆功宴。”

  “我知道啊。在这里也是我要求的,因为我,另有所图啊。”

  她低低的笑了一声,眼眸微垂,卷翘的睫毛眨了眨。等再抬起脸,她当着沈肆的面,突然间将身上的裙子一扯。

  沈肆平静的眼底闪过一丝惊愣。

  可裙子扯下,却露出了她穿着的一套泳衣。勾勒出她的身材曲线,性感的足以令男人垂涎欲滴。

  宋绵朝他笑笑,嘴型说,“再见”,然后纵深跳入了深不见底的大海。

  她知道沈肆怕水,所以这样跳下去,就当是为自己找了一个他不追她的理由。

008 封

  宋绵提前一天进了剧组,陈导还以为看错了人。

  宋绵若无其事的,还是带着人畜无害的笑意,“我是怕耽误陈导的进程。多一天,剧组的工作人员就得辛苦一天。”

  陈导差点老泪纵横,“有你这样兢兢业业的好演员,是我们当导演的好福气。”

  贺宁不知道宋绵提前进组,因为宋绵直接关机,彻底和所有人断了联系。

  贺宁还是抱着试试的心态给剧组的人打了电话,才知道她已经进组了。

  挂断电话,贺宁心底难免有些心虚的看向坐在她跟前,一言不发,神色寡淡的沈肆。

  “绵绵她,已经进组了。”电话其实是按照沈肆的吩咐开着免提的,但她还是要郑重说一遍。

  就算是老牌经纪人,在沈肆这种得罪不起的人物跟前,气势还是低的。

  “知道了。你过去吧。”

  贺宁暗自松了一口气。

  昨天宋绵做出那种事,无疑是打了沈肆的脸。关键是这位小祖宗不管不顾的直接进组了,连个解释都没有,贺宁捏一把冷汗。

  带着方可赶紧追进组里。

  人还没到剧组,就被一个热搜给惊掉了下巴。

  大标题写着#新晋女配借机造势勾引男主角与其车震#。

  点开新闻,正是宋绵和苏奕轮相拥着一起进入保姆车的画面。

  底下评论一边倒的在骂宋绵。说她小三上位,破坏别人感情。因为苏奕轮是官宣过恋爱的人,他的女朋友现在是当红的流量小花郑又恩,实力与美貌并存,平均几天就上一个热搜,微博粉丝千万。

  一瞬间,那些CP档全都涌进了宋绵的微博,将她骂的狗血淋头。甚至已经开始发起声援,要抵制宋绵的一切作品。

  方可小心问,“宁姐,这怎么办?”

  最怕的那种新闻还是来了。处理不好,直接被骂退圈的都有。

  贺宁也是无力的揉了揉眉心,没好气的说,“能怎么办?赶紧先把新闻压下去啊。咱们俩迟早被这个小祖宗给害死。”

  “你也给宋绵赶紧打电话,最好是发个澄清声明,两个人都站出来解释一下。”

  方可连连点头,赶紧拿出手机给宋绵打电话。

  可那位还是保持着关机状态。

  同时联系宋绵的人还有沈肆。

  他从刘助给他的平板电脑里也看到了这一则热搜,在这之前,沈肆的银行账号也收到了一笔不小数目的转账。转账人显示是宋绵。

  这是要和沈肆彻底划清界限。因为有了新欢?

  在让刘助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无果之后,沈肆一直保持着沉默。

  一边的刘助也不敢说话,只是暗自叫苦。这么些年了,谁敢给沈肆这么一口恶气?

  在游轮上丝毫不给沈肆面子,直接跳海,虽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但沈肆知道她水性极好,大可以当做她是顽皮,不当一回事。可现在这两件连着一起,明显是蓄谋已久,那就不可原谅了。

  沈肆轻扣几下桌面,轻薄的嘴唇抿起,不带丝毫温度的,轻声吐出几个字,“封杀她!”

009 懂

  迫于舆论压力,陈导和贺宁商量了一下,决定先让宋绵休息几天。想要息事宁人,然后再继续拍。

  可没想到网上声讨宋绵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关于抵制这部剧的标题直接冲上了热搜。

  她微博号从来不营业,网上的踪迹也寥寥无几,黑粉们想挖她的料不太容易。

  但这些人也是神通广大,不知道是谁突然爆料,说宋绵身份成谜,其母不祥,其父是个赌徒,光监狱就三进三出,一堆案底。

  马上有人跟帖,怪不得人品这么差,原来祖上就是这种人。

  宋绵一直在酒店房间里待着,方可发现有几个行踪可疑的粉丝常在附近出现,贺宁怕宋绵出什么事,连门都不让她出了。

  就着一两天,陈导那边已经通知到贺宁,这部剧会直接把宋绵换掉拍过的部分直接AI换脸,后期会让关熙顶上去。

  不仅如此,原本贺宁手边有好几个剧本,都想让宋绵出演,短短的半天时间,他们要么电话,要么信息或者邮件,通知贺宁,说角色已经定下来。

  事情的严重程度超出了宋绵的想象。但她心思不完全在这里,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冷静。

  “绵绵,你告诉我,你和苏奕轮……你和我透个底,我好心里有数。”

  “宁姐,对不起。”宋绵似乎无心谈论这件事,说道,“给你惹了那么大的麻烦。而且沈肆那里,我也不打算续约了。如果你和方可要走的话,我是可以理解的。”

  “这算什么话?当时在你和沈总……”看一眼宋绵的表情,她继续说,“总之不让你拿个影后,我是不会撒手的。签约的事情可以再说。”

  其实贺宁心里没有底,依照她的推断,这件事多少和沈肆脱不了干系。除非沈肆松口,否则一般的影视公司或者工作室还真不敢因为宋绵来得罪沈肆。

  毕竟沈肆在C城圈的地位举足轻重。

  宋绵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叹了一口气说道,“去年下半年一直忙到现在,就当放个假吧。等过一段时间,或许人们就淡忘了,宁姐,你说呢?”

  贺宁嗯了一声,说道,“这件事也不是完全没有转机。主要还是要苏奕轮和郑又恩出来澄清。这方面我会继续跟进的。你暂时休息一段时间也不是什么坏事。”

  贺宁说完看了看宋绵,欲言又止。她想了一下,到宋绵跟前蹲下,问,“你和沈总,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的意思是,是他在封杀我?”

  ——

  关熙在获得这个二号角色之后,马上准备进组。她和刘婷婷是一个经纪公司的,走的时候,被刘婷婷给堵了。只不过刘婷婷还没发难,那边经纪人着急把她给叫走了。

  原来是刘婷婷本来定好的两个女二号,还有一个综艺,全都临时把她给换了。

  换的这么蹊跷,经纪人就问她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权贵。刘婷婷细细想了一下,只想到了一个人。她有些慌乱的咬了咬手指,丢下经纪人独自出去了。

  虽然知道只能是关熙打的小报告,但也只能找沈肆才能把这事给了结。

  打通了一些关系,总算是找到了刘助给沈肆传了个话。

  “她找了谁,联系到了你?”沈肆沉默了一会儿,嘴角抿出单薄的弧度,淡淡开口。

  “高家那位小少爷。他想着或许是刘婷婷真的得罪了你,所以也不敢直接给你打电话,就告诉了我,劳烦我传个话。如果事情不严重,就卖他一点面子,别和刘婷婷一般见识。”

  高家小少爷出了名的喜欢玩,刘婷婷或者是和他有过一些甜蜜夜晚,要么就是圈中姐妹撘的线,这一点刘助不得而知。

  “那你也给这位小少爷传个话。就说他玩归玩,但千万不要多管闲事。面对那种多嘴多舌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我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刘助推出去,把话一个字不落的转给高家那位小少爷。

  小少爷听了呵呵笑笑掩饰尴尬,顺带和刘婷婷撇清了关系,临挂电话时,不由得八卦了一下,“这刘婷婷应该不是直接得罪的沈肆吧?”

  刘助只能说,“小少爷最好还是不要过问,你也知道我们沈总的行事风格。”

  “懂。”识趣的挂了电话,那边也给刘婷婷说了,刘婷婷当场就哭了。

010 急

  贺宁觉得宋绵暂时躲避舆论的漩涡躲一阵也没什么事。或许很快就出了别的新闻,就把她那点事情盖过去了。

  就算苏奕轮和郑又恩这条路走不通,时间一久,大家也就健忘了。

  宋绵没有别的地方去,她想着自己过年都是在剧组过得,没有回家,就打算回家一趟。

  她在家一个小镇上,那里离着城市还算远,加上她名气也不高,想着也没什么人会知道她那点事。

  拖着行李箱回到家,家里乱糟糟的一片,也不知道她爸宋一鸣有多久没在家住了。

  把行李箱放好,宋绵就开始打扫卫生。

  忙了两个多小时,家里总算有点样子。

  宋绵买了桶泡面回到家,烧了点热水。吃了几口泡面,她实在是太累了,就到自己房间睡下了。

  睡得迷迷糊糊,被什么给惊醒。

  她小时候过了太久惊心动魄的日子,所以睡觉特别浅,警惕性十分高。有点动静,宋绵立刻醒了过来,坐起身,没有动,耳朵却凝神聆听着底下的动静。

  “他妈的,竟然还不回来?我看他能躲到什么时候。”

  “艹,不是说他有个女儿当明星的吗?这点钱还不起,你去查查是谁,咱们找她去。”

  “走走走。”

  外面没了动静。宋绵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突然外面又传来响声,好像是烧水壶或者锅掉在地上的动静。

  “绵绵,是你回来了吗?”传来的是宋一鸣的声音。

  宋绵趿了拖鞋,走出去。在厨房找到了宋一鸣。

  他在翻找着什么。

  宋绵问,“你在找什么?”

  “你做饭了吗?你爸快饿死了。来,给我点钱,我们出去吃。”

  宋一鸣一瘸一拐的走到宋绵跟前,对她伸手。

  宋绵垂眼看了一眼,表情冷漠,“你又欠了人家多少钱?”

  “不多。我想找你来着,你怎么换号码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我故意不告诉你的。”

  宋一鸣一愣,马上笑呵呵的说,“是不是怕我影响你工作?”

  “是。还怕你问我要钱。”

  宋一鸣听完,就不乐意了。抓起脚边的平底锅重重的敲在灶台上。

  吓得宋绵下意识的闭了一下眼睛。

  宋一鸣冲着宋绵大吼道,“你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到,问你要点钱怎么了?你妈不要你,我要不养你,你有今天?没良心的死丫头,当初应该叫你死了算了。”

  “是啊,为什么直接把我扔了或者让我死了?”

  宋一鸣一时语塞,随后说道,“那是因为你是我女儿。”

  宋绵冷笑一声,“是因为你把我当成你的摇钱树吧?”

  “是又怎么样?没有我,你能光鲜亮丽的活着?明星啊,多少人羡慕不来的。我不和你废话了,你快给我钱。”

  “我没有钱。”

  “怎么可能?你演个电视剧,随随便便几十万就挣到了。”

  “我把钱都还给沈肆了。”

  “你做的什么傻事?你把人家得罪了?你以后还怎么混?你给我赶紧回去和人家道歉去。”

  “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你现在就给我去道歉。走,我带你一起去。”宋一鸣说着就拽着宋绵出去。

  宋绵被他气到了,用力推开他。

  宋一鸣本来就是一条腿有些不便,好几年前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瘸了,也不和宋绵解释到底怎么回事。

  被宋绵这一推,宋一鸣踉踉跄跄的退后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宋绵心生不忍,却还是忍住了过去扶他。

  她看着宋一鸣说道,“不是要钱吗?没必要非要去找他,你欠了多少?我给你。”

  宋一鸣果然不逼她去道歉了,比划出一个手掌,“五十万。”

  宋绵回到房间给贺宁打了电话,“宁姐,你有五十万吗?借我一下,我有急用。先前不是有几个综艺邀请我被拒绝了吗?麻烦宁姐帮我联系一下,看他们还愿不愿意找我。”

011 讨

  没多久就收到了贺宁的回复。

  她似乎在斟酌词句,没有马上开口。

  宋绵已经预料到结果,如果沈肆要封杀她,依照他的手腕,自然会封杀的很彻底。

  她不是没想到会封杀成什么样子,她只是没想过沈肆真的会封杀她。

  “没事,宁姐,就算都不用我,也没关系。”

  贺宁声音有些犹豫,说道,“他们虽然都说已经有安排了,不过我这里知道有个局,就看你愿不愿意参加。要知道,沈总在圈子里也不是只手遮天的。我好歹有些人脉,就替你问了问。”

  这简单的问了问,已经是破坏了贺宁的职业素养,宋绵心中有数,马上回,“我去。”

  “你先别急着答应我。对方是,许梧白。”

  宋绵得罪沈肆就相当于把整个圈子得罪的七七八八,能和沈家分庭抗礼的也就只有许家,主要许家的圈子大多不在C城。

  贺宁犹豫,不是因为知道宋绵什么事情,而是圈子里都知道许梧白和沈肆结了点梁子,怕宋绵去了,就彻底把沈肆给得罪了。

  宋绵果然沉默了一阵,但不是贺宁所想的原因。

  “我还是去试试吧,和许总他迟早有碰面的一天。”

  “那行。他们的饭局定在明天晚上,许家在影视投资方面也是风生水起,明天饭局里面有个编剧和导演,是为了筹划电影的。我把酒店地址发给你,你知道的,沈总还是我的老板,我不方便出面。”

  “谢谢宁姐。”

  第二天一早,宋绵就拖着行李箱走,宋一鸣问她去哪里。

  她淡漠的回一句,“替你挣钱去。”

  把身上一点现金拿给了他,宋一鸣嫌弃的说了句,“这么少,打发要饭的?和你妈一样没有良心。”

  宋绵没理会。

  坐了几个小时的大巴回到C城。

  宋绵回到沈肆给她租的公寓里面。好在密码没换,沈肆至少没把这个地方收回去。

  她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化了精致的妆容。等到了时间,就去了贺宁给她的酒店。

  到了包厢门口,宋绵深吸了一口气,敲了门。听到里面人叫她进来,宋绵才推开门走进去。

  圆桌上围坐了四个男人,还有一个女人。

  那女人宋绵认识,正是颁奖晚会后台碰到的刘婷婷。

  刘婷婷见到她,显然也有些意外,随即眼尾一挑,露出些鄙夷来。

  “你是贺宁介绍来的吧?她怎么没跟着一起过来?”

  一个男人问她话,应该就是贺宁的那点人脉。

  “宁姐有点事,没法过来。”

  “什么有点事,是怕自己老板怪罪吧?她既然打了招呼,你过来坐吧。”说着,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椅子。

  宋绵走过去,视线不由和对面的男人触碰。

  那男人随意的靠在椅背上,手里夹着一根烟。丹凤眼,棱角分明,线条流畅刚毅,一双深沉的眼眸,明明什么话都没说,却给人一种压迫感,且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他就是许梧白。

  许睿安唯一的儿子,以后许家的掌权人。

  宋绵不是张扬的性子,但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就会让人移不开眼睛。她的美足够惊艳,偶尔抬起眉眼,又透着一股清冷的气质。

  刘婷婷看不惯桌子上几个男人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便出言讽刺,“宋绵你背后不是有大金主吗?听说眼光高的很拒了很多剧本,根本不把导演放在眼里。怎么还需要你今天亲自过来讨角色吗?”

  宋绵那点事情有没有传开不知道,但刘婷婷明显是知晓一二的。不过就算是在许梧白他们这里,她也不敢再公然把沈肆的名字说出来。

  宋绵淡淡的看向刘婷婷,讥诮一笑,“我是来讨要角色的,你是来干什么的?专门陪酒的?”

  宋绵这话坦荡的仿佛直接打了刘婷婷的脸。

  刘婷婷脸色有些难看,这宋绵给人软绵绵的乖巧感觉,没想到嘴巴还挺厉害。

  有个男人出来打哈哈,手掌附在了宋绵的手背,摸着她光滑的肌肤舍不得松开,“这部电影是个大制作,需要的角色有很多。二位美女不要争,都有,都有。”

  这人是个副导演,一双色眯眯的眼睛毫不掩饰对宋绵的觊觎。

  宋绵准备抽出手,却被副导演直接握住,“宋小姐,不如我们开个房间,好好聊一下剧本?我觉得你这个气质就很符合我们女一号这个角色。许总,你说是不是

本文网址:

关键词:为什么男生撩着撩着就不理你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