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矸石空心砖

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Contact

企业名称:桐城市南口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联系人:崔经理

电话:0556-6568069

手机:18156911555

邮箱:303927413@qq.com

地址:桐城市龙腾街道高桥村

网址:   www.nkxxjc.com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事与愿违而已什么意思 > 漫长的银河里后会有期

漫长的银河里后会有期

发布日期:2022-12-04 16:16 作者: 点击:

  林茨关掉闹钟顶着沉重的脑袋从床上爬起来,推开阳台的门准备洗漱。

  “怎么…这么早起来?”

  李思瑶刷着牙红着眼睛转过头。

  “没睡吗?”

  “嗯。”李思瑶漱漱口“睡不着。”

  “是…下午吧…”

  “嗯。”

  “你…”

  “嗯?”李思瑶看着突然沉默不语的林茨。

  “没事。”林茨摇摇头。

  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

  毕竟没有经历过,怕一下子说错话只会徒添悲伤。

  “好。”李思瑶转身关上门进去。

  “她是不是情绪不太好?”钱姝荔出来小声的问。

  “应该是。”林茨有点担心“毕竟她姐姐今天下午的飞机。”

  “我的天。”谷熙也推门出来“我一下床就看见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心情不好。”林茨打开水龙头“昨天我跟周旭聊的还蛮晚的,就一直听见她翻身,早上看她眼睛那么红,一问,果然一晚上没睡。”

  “啊?等会不是还要上课吗?她这样真的可以吗?还有,我们下午需要去送吗?”谷熙拿起牙刷。

  “不用。周旭说,李思晗的意思是送的人越少越好,她会不舍得走的。”林茨洗把脸“应该只有她们一家,然后她的班主任,我和周旭。”

  “也行。因为说实话我们跟她姐也不是很…这种半生不熟的关系,去送比不送还尴尬。”钱姝荔一边刷牙一边说。

  “到时候你把礼物给她就行。”谷熙从厕所出来。

  “行。”林茨关上水龙头裹紧衣服进寝室。

  实在是冷的吓人。

  前几天还是十几度今天直接零下。

  “去吃早饭吗?等会八点有思想课。”林茨试探的开口。

  “不用。昨天有买面包。你们去吧,我等会直接去教室。”李思瑶抽出纸擤鼻涕。

  “行。”林茨闭上嘴钻进床帘换衣服。

  今天整个寝室都异常安静,每个人都默契的不发出声音做着自己的事情。

  “那…我们先去吃早饭咯?”林茨戴好围巾。

  “你们去吧。”

  “行。”林茨轻轻的关上门。

  “我的天,大气不敢出。”谷熙松口气。

  “她一个人在寝室真的没事吗?”钱姝荔不放心。

  “没事的。”林茨这个还是很放心李思瑶的。

  “还是食堂暖和。”钱姝荔端着盘子坐下来。

  “是呀。”林茨看向外面,大雪意外的下了整晚,整个世界都被白色所覆盖看不出任何色彩。

  虽然还是雾蒙蒙的,但雪已停。

  不会影响航班。

  李思瑶应该是最希望这场暴雪持续下去的人。

  因为可以暂时留住李思晗。

  “你们今天怎么都不讲话?”祝淄星提着小笼包喝着豆浆坐过来。

  “食不语懂不懂?”林茨转回脑袋。

  “平常见你跟机关枪一样突突突个不停的时候怎么不这么想?”祝淄星吃着小笼包明显不相信他。

  “李思晗今天的航班。”林茨拌着面。

  “你们?感情很好吗?”祝淄星一脸疑惑。

  “我们是在担心李思瑶。”谷熙忍不住一个白眼。

  “我说怎么你们是个三角形呢。原来是少了个人。”祝淄星恍然大悟。

  “你才三角形,搁这半天我们以前是正方形?”钱姝荔吐槽。

  “对昂。”祝淄星点点头。

  “滚。”

  “滚。”

  “滚。”

  “不得不说,你们的默契是没的说。”祝淄星竖起大拇指。

  “点拌面不点豆浆不会噎死吗?”祝淄星凑过脑袋问林茨。

  “你不说话会噎死吗?”林茨吃面不想理他。

  “只喝白粥?这才月初吧?”祝淄星又看着对面专注吹粥的钱姝荔。

  “我乐意。”钱姝荔想打他“养生不行吗?”

  “来根玉米吗?”祝淄星从袋子里拿出他的玉米。

  “滚。”

  “好。”祝淄星收回他的玉米。

  “灌汤包是不是比小笼包…”

  “你敢对我的早饭做出什么评价的话。你会在这个下雪天看到点不一样的颜色。”谷熙微笑的说。

  “好…”祝淄星捂住鼻子乖乖闭嘴吃小笼包。

  还是得谷熙能降住他。

  林茨笑笑。

  吃完饭坐在教室里,直到打铃也没有看见李思瑶的身影。

  “她怎么还没来?”林茨看着身边空空如也的位置有点担心。

  “我问问她吧。”谷熙拿出手机。

  “行。”林茨翻出李思晗的微信“我问问她姐。”

  “那我做点什么?”钱姝荔手足无措的拿着手机。

  “等消息。”坐在前面的祝淄星转过身慢悠悠的说。

  “滚。”林茨挥挥手示意他转回去。

  “没回我。”谷熙抬起头。

  “也不在她那。”林茨感觉不太对劲。

  “会不会是在来的路上?”祝淄星又转过来。

  “有可能。”林茨叹口气“我们再等等。”

  钱姝荔盯着门口。

  “要不我等会从后面偷偷出去找找,签到你们帮我和李思瑶签一下。”林茨看看开着的后门又看看坐满人的教室。

  “行。”谷熙点点头“应该没出学校,你先回寝室看看,如果没有,再去湖边看看。”

  “湖边?”钱姝荔有点不相信“应该不至于吧?”

  “我只是说她可能是去那里散心。”谷熙敲敲钱姝荔“想什么呢?”

  “我现在让周旭先去找找,反正他现在闲。”林茨看好路线想着等会怎么溜,还好坐的靠后,不然都不知道怎么办。

  “行,随时保持联系。”

  “我陪你去吧。”祝淄星转过头。

  “别添乱,两个人出去目标太大。”林茨摇摇头蹲下身子“记得给我签到,如果点名就交给你们了。”

  “行,去吧。”

  林茨看老师转头调整PPT赶紧一溜烟从后门出去。

  也幸好今天上课的教室离寝室不远,狂奔回去也只花了五分钟。

  “我去。”林茨气喘吁吁的打开门看着空无一人的寝室,真的没人,刚刚路上也没碰到,说明她肯定没去教室。

  周旭刚刚也跑遍学校的食堂,没有她的身影,那也就是说也没去吃早饭。

  能去哪呢?

  “没有吗?”周旭拉住从楼里出来喘不上气的林茨。

  “寝室…没有…”林茨撑着腿,真的要好好锻炼,从未觉得这么热血沸腾。

  “她?平常有什么要去的地方吗?”周旭问。

  “这样…我…去…湖边找…你…去…找找…李思晗…”林茨缓缓“好了…就这样…分头行动。”

  “你自己也小心点。”周旭不放心她。

  “没关系。”林茨挥挥手缓口气“李思晗她,是在家是吧?是本地人哈,差点忘记。你路上留意一下,也可能是回家找她姐姐去了。”

  “行。”周旭点点头看看手机“李思晗现在从家出来,如果真的是,我们路上两个人肯定有一个能碰见,你别太担心。”

  “好。”林茨伸伸腰骨“我在学校找找。”

  现在是上课的点,没课的几乎都没起,在一览无余的雪里,人是很明显的。

  可偏偏就是没有看见李思瑶的影子。

  教室那边也没有消息,如果她去上课她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她。

  “找到了。”林茨停下脚步。

  真的在湖边。

  围栏边李思瑶穿着黑色的羽绒服一动不动。

  给周旭发个消息,林茨调整调整情绪走过去。

  “呀…不好意思啊…忘记上课的时间了…”李思瑶看见林茨走到自己身边愣愣反应过来“让你们担心了…”

  “你没事就好。”林茨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就是有点空空的感觉,也没什么。”李思瑶叹口气。

  “没关系的。你们又不是永远不会再见面。只是出国深造去而已。”林茨其实没有很明白她是在担心什么。

  “我姐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李思瑶看着平静的湖面。

  “她一定要过上更好的生活,就算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你知道吗?她以前的梦想是当一个咖啡师,开一个属于自己的咖啡厅。可我昨天问她的时候,她说梦想是不能当饭吃的,人是会变的,梦想和现实也总会有一个低头。”

  “你是觉得你姐其实不愿意出国?”林茨好像有点摸清楚事情的头是个什么情况。

  “嗯。算是吧。我们家呀,不算富裕,但也不贫穷。你也知道,我们家是开厂的,但其实以前破产过,我不清楚那段日子过的是有多辛苦,因为那整整一年,我一直寄宿在学校,我甚至没有感觉到过我们家的变化,她们把我保护的很好。但我姐很清楚。甚至参与其中。我听我阿姨说,那段日子,要债的人天天上门催债,还有被拖欠工资的工人们。是我姐一直在两头跑,因为我爸妈虽然说是做生意的,但其实文化程度不高,是自己白手起家的,这么多年,很不容易。”

  如果林茨没记错的话,李思瑶他们家是开厂的,她有提过,做的什么生意是记得不太清楚。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之前从未听她提起过,还都是聊天的时候有问,她才说过一些。

  “很惊讶吧。明明只相差着一岁,却感觉有着十几岁的差距。我不知道我姐是怎么想的,但我总觉得,好像家里的重担都落在她手里。那年,我姐原本是想辍学给家里分担的。已经严重到,没有钱供的起我们两个人学费的地步。可我什么都不知道,还嚷嚷着要去看演唱会。现在想想,真是可恶啊。”李思瑶叹口气“我也是在无意中知道的,我爸有一次喝醉回来的时候,听见他跟我妈说的,那年,打算让我们两个回家,不要读了。但我姐坚持让我继续读书,她可以先不读。他到现在都觉得对不起我姐。”

  林茨听的有点震惊,看不出来,也想不到。

  “还好,那段日子过来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解决的。反正是厂子重新开起来,钱全部还完,工人的工资也全部给清。在我回到家的时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傻傻的以为,单纯的搬家,因为拆迁。然后还换了厂的地址。还以为是生意做大了呢。没想到是劫后余生。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思瑶笑笑“那年,我姐还是高三,在一个公认的,无比重要的一年,她是一边忙着学业,一边为家里分忧。那年我在干嘛?”

  “哦…高二…还在跟同桌上课的时候下五子棋呢…”李思瑶苦涩的看着林茨“这么一对比,我是不是很不懂事。”

  林茨摇摇头“那你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而且,你也只是小孩而已…”

  “可她当年也只是个孩子而已。”李思瑶转过头“她是因为没考好,又加上想留在家里,然后来的这个学校,我是因为超常发挥考来的这个学校。”

  林茨刚刚想说什么,李思瑶就继续说起来。

  “也是上大学之后,感觉她变了好多。”李思瑶低下头“变的很拼命,特别拼命,虽然之前她学习就不差,但并不是刻苦读书的人。她去年过年都没有回家,在学校过的。按照我姨的说法,应该是因为那年太难,她不想再经历一次。”

  “那是…因为吃过苦,所以不想再来一次。而且现在最好的途径,就是好好读书,才能改变命运。”林茨这个能理解。

  “可她之后,有一次和我聊天,跟我说的那句话,才让我觉得…”李思瑶把手放进口袋“她说,希望我能无忧无虑的生活,她来撑起这个家就够了。就很平常的一天,用很平常的语气和我说,小瑶呀,你尽管去做你自己,去做喜欢的事情,我会全力以赴的支持你。”

  “啊…”林茨这回是真的听明白是咋的一回事“你是觉得,你姐是因为知道苦日子有多难,不希望你经历,希望你过自己想过的日子,才这么拼命,才做这些她其实根本不愿意的决定?”

  李思瑶点点头“我也知道她肯定也不只是单单为了我才这样。但我就是不愿意看她那么辛苦,强迫自己,我还无能为力,有一种,我才是那个累赘的感觉。”

  “你怎么是累赘了呀。你也不差,这个学校又不差,你这个专业也很好呀,你很优秀的。”林茨不知道应该怎么鼓励她。

  “那可是异国他乡呀,没有朋友,没有家人,甚至连语言都不一样。我也有查过,虽然学校包学费,不用我们出钱,也有住的地方,可住的地方很差,生活费肯定也得自己出的,机票自然而然也得自己出。你知道那个机票有多吓人吗?最贵的要八万呀,便宜的也要五千。还是单程…她怎么可能舍得回家呀…也肯定不会让我们去看她,她又不愿意麻烦家里,肯定又是兼职然后拼命赚钱拼命学习。肯定又不会好好吃饭,也不会好好休息,不舍得花钱,受委屈肯定也是憋着…”李思瑶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

  林茨抱住小声哭泣的李思瑶。

  原来,说到底还是因为担心李思晗…

  果然是姐妹啊。

  都担心对方会过的不开心。

  “怎么可能开心啊…呜呜呜呜呜…她连读书都是去的咖啡厅…从来没有去过自习室…经常跟她出去的时候发现她出神的看着那些东西…她明明最讨厌陌生的环境了…她本来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出国了她该怎么办啊…一个人啊…”

  “没事的,没事的,你要相信你姐…她多厉害呀…”林茨被她说的也红了眼睛。

  是啊,这么一去,可不是一两年就会回来的…

  而且她这个专业,是跟她的梦想搭不到一点点边…

  而且还是孤身一人前去…

  林茨读个大学跨市都经常想家…

  她这一跨,可就跨了半个地球…

  而且按照她的性子,没有打拼出来点什么,怎么会甘心回来。

  可人生就是有太多无可奈何了。

  林茨看着站在不远处匆匆赶来的周旭和李思晗。

  可又能怎么办呢?

  李思晗希望给家里分担,希望爸妈放心,希望李思瑶可以过的无忧无虑,不要像她这样,顾虑的太多。当然也是希望自己可以出人头地,可以不再辛苦,也不再狼狈。只有她自己清楚,那段苦日子有多么糟糕,爸妈有多么不容易,努力有多么重要。

  李思瑶也只是希望李思晗不要逼的自己那么辛苦,希望她可以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她也想给家里分担,而不是做一个在保护罩里面的花朵,然后看着外面的狂风大雨,自己无所作为。

  林茨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以前她总是觉得,人生哪有那么多无可奈何。尽管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为什么要顾那么多的后果。不开心就是不开心,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可到现在她才知道,有些话是不能说出来的,有些人就算不顺眼你也得笑着,有些事情就是会发生。不是相爱就能白头到老,不是努力就会有回报。

  世界上没有感同身受,也没有那么多的顺心如意,事与愿违才是人生的常态。

  我们太有限了,只能做当下觉得对的事情,然后接受它的事与愿违。只能笑的灿烂如花,纵然掺杂万般无奈。

  所以无能为力的时候,人们总爱说顺其自然,也总是说知足常乐。

  殊不知这四个字,就充满太多的遗憾和无可奈何。

  没有什么事情是容易的,包括呼吸,不然就不会有氧气机的存在,也不会有窒息死亡这个词的存在。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己。

  林茨站在周旭身旁看着不远处低头说着话的姐妹俩。

  “怎么又一种生死离别的感觉?”周旭看不明白。

  “你不懂。”林茨心里也有点复杂。

  “林茨。”周旭突然叫她。

  “怎么了?”林茨转身看着他。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哪天也要离开。你,可以不要哭吗…”

  什么?林茨呆呆的看着他。

  下了一夜的雪好不容易停了一早上,在此刻突然又飘飘落落的下起来。

  散落的飞雪掉在周旭的头发上迅速化成雨水。

  站在周旭身边的林茨本来还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暖意,可当这大雪降临,是一点温度都再也感受不到。

  离开吗?

  雪下的越发的大起来。

  今年的南方真是奇怪。迎来了百年难遇的大雪。

  林茨眯起眼,明明就在眼前,却变的有点看不清周旭。

  冬天可真冷啊。

  

本文网址:

关键词:事与愿违而已什么意思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