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矸石空心砖

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Contact

企业名称:桐城市南口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联系人:崔经理

电话:0556-6568069

手机:18156911555

邮箱:303927413@qq.com

地址:桐城市龙腾街道高桥村

网址:   www.nkxxjc.com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我们小时候为什么喜欢吃方便面看完不许哭 > 「我的屋里多了个鬼」知乎

「我的屋里多了个鬼」知乎

发布日期:2023-02-08 03:07 作者: 点击:

那天我正要睡觉,突然客厅里传来了生物武器一般的跑调情歌,我本以为是个恶作剧,没想到居然是个男鬼。

很难想象,我竟然一直和男鬼住在一起,那我在家里奔放的样子岂不是被看光了?

1

事情要从几天前说起。

那天我刚下班,看了一眼日历,是中元节。

那又如何,我丝毫没有胆怯,因为加班人的怨气比鬼还重。

城市的夜很凉,风也很凉,但是都不如我的心凉。

我看着这个至少被迫工作了五年的破旧手机,一时有些愧疚。

我,林颜,一个卑微的月光族,何德何能遇上这样耐用的手机。

不是我不想换,只是没有钱罢了。

我就这样凝望着它,兴许我的目光引起了它的不适,它也开始回应我——一个长发大妹子出现在屏幕上。

刚开始还以为是它贴心地自动更换了屏保,直到这个大妹子惨白的脸越来越近,似乎要从屏幕里爬出来。

先是手臂,再是脑袋,再是、再是……诶,她的脖子好像卡屏幕里了。

哦,原来是我的手机卡了,屏幕都卡成了黑屏,只留这位大妹子尴尬地支棱着两只手臂和脑袋,脖子动也不能动一下。

「嗬、嗬——」

她不满地挥舞着手臂。

「那个,需要帮助吗?要不……我拉你一把?」

大妹子似乎觉得受到了侮辱,一阵叽里呱啦我听不懂的咒骂。

最后,这件事以我抠了手机的电池为结局。

幸好我的智能手机还是老款,可以抠电池,要不然还麻烦了。

以前从来没见过鬼,不过意外地,我并不害怕。

可能这就是贫穷的力量吧。

因为没有代步工具,我靠两条腿走回了出租屋。

小时候别人给我算过卦,说我不走财运,工作以后钱留不住。

小时候:你扯淡。

长大后:不要这么准吧!

没错,我的工资只要到了我的卡里,一天之内,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消失。

所以每到发工资的那天,我就会先交房租,然后囤下一个月的口粮,再对这个月可能用到的东西买买买。

虽然每个月都会买日用品,但是多少还是会有遗漏。

比如说本来我以为家里吃的不少,这个月就没买什么吃的。

结果前天一收拾,发现好多都过期了,只能扔掉。

这一扔,就只剩下几包方便面和自热饭了。

明显撑不够一个月。

看来只能另想办法。

我照常拿了一桶方便面。

等等……我怎么觉得应该还剩八桶方便面,但是现在怎么只有七桶?

我又数了好几遍,确实少了一顿。

一般我不会犯这种错误啊!

算了,反正今晚也不是很饿,就啃半包面饼吧,剩下半块面饼当明天的早饭。

不过,最近老是吃垃圾食品,很久没吃一顿热乎饭了。

我扣扣学姐。

【学姐,听说你们部长要请客和 XXX 部门组局,我超想认识一下他们部门那个很厉害的 XXX。拜托啦,我可以去吗?】

【当然可以。】

混饭+1。

作为一个留不住财运的月光族,这些年我已经深谙蹭饭之道。

凭借着软萌可爱的外表外加拍得一手好马屁,这一招无往不利。

第二天早上起床,面饼居然不翼而飞了。

我找了一圈,只发现了沙发上一点方便面渣。

不会屋里有老鼠吧?

可是以前屋里从来没少过东西啊。

而且少的还是方便面。

总不会有贼专门偷我的方便面吧?

干脆今天晚上做个实验好了。

我自闭了一会儿,从小猪存钱罐里掏出仅剩的几枚硬币,买了个馒头就着热水吃了下去。

好不容易靠到了中午,出去蹭学姐的饭。

这个饭局还算和谐。

关键是,我好久没吃火锅了,简直感动到哭。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其中有个挺有钱的学弟似乎对我有点兴趣,一个劲儿往我面前凑。

好在他没有真干什么,只是让我懒得应付。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虽然喝的酒不多,但吃饱喝足总容易犯困犯迷糊。

我在洗手池洗了把脸,缓了缓脑子。

冷水打湿我的面颊,让我清醒了些许。

结果一抬头,就看见洗手池镜子里站着一长发遮脸红裙子的女人。

2

妈呀!

这这这不是我啊?

就迷糊了一刹那,那个干瘦的红裙子女人就抬起了头。

一双纯黑的眼睛和我对视了。

那一刻,背后的寒气直冲我的天灵盖。

姐,你谁啊?

我没招惹你吧!

我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

可正当我一嗓子吼出来之前,镜子里的女人又一下子消失了。

怎么回事?

最近我是水逆啊还是阳气不足,咋老遇到这种吓人的事儿啊?

早知道会这样,我一定早睡早起不熬夜,再养条狗,保证把阳气养得足足的。

不行,这地儿是一秒也待不下去了,得溜!

我找了个借口跑路了。

踩着高跟鞋回家的时候,穿过那片静谧安保又好的小区街道,都瑟瑟发抖,目不斜视。

生怕眼一斜,看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人直勾勾地盯着我。

终于到家了。

到家就……安全了吧?

突然想起昨晚消失的半块方便面,心又揪了起来。

今晚,为了以后能睡得安稳,我必须有所行动。

我装模作样又剩了半块方便面在桌子上,就准备上床睡觉了。

打开门,我躺在床上正好能看到桌子上那半块方便面。

半夜,我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事儿。

想到处看,但又害怕万一又见到鬼,引起人家注意。

最后,还是裹紧了被子在床上装睡。

最近也不知道招了什么邪,老是遇到鬼。

虽然说没受什么伤,可是万一这些鬼哪天想吃个人尝尝鲜,把我咔嚓了呢?

要不要去找个道士作作法啊!

可是我没钱诶。

「咔嚓、咔嚓。」

细小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

是方便面被咀嚼的声音。

我小心翼翼把被子扒开一条缝。

客厅里,桌子上的那半块方便面饼……飘了起来!

妈呀!

不会吧!

想啥来啥吗?

要不要这么刺激。

不过,鬼还吃方便面吗?

吃就吃吧,方便面管够,只要鬼大爷您行行好,别吃我就行了。

小的愿意每天上供。

上供多少袋方便面都行。

甭管是老坛酸菜还是红烧牛肉的,要啥有啥。

我想着,又把被子那条缝儿合了起来。

算了,这鬼好像也没打算对我做啥。

就这么睡吧。

快睡着、快睡着、快睡着……

本来我都打算睡了,结果客厅里突然传来几乎让我灵魂震颤的歌声。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等等,鬼也会唱歌吗?

鬼唱歌也会跑调吗?

鬼就不要脸面的吗?

闭嘴啊混蛋!

3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最后的一嗓子尤为高昂,充满了悲戚,直接破音。

就是这一声,直接让我脑门子充血。

这能忍?

我又把被子扒开一条缝儿。

这一次,不再是半块方便面饼飘在半空,而是沙发上坐着一个青年,正在欢脱地边啃方便面边唱歌。

唱到忘情处,还挥舞起了手臂。

这什么鬼?

二逼吧!

他既没有像第一个鬼一样从屏幕里钻出来,也没有血糊糊地站在镜子里。

他……就像一个正常人一样。

甚至侧脸还有那么一丝丝眼熟。

等等,他既然可以吃东西,那是不是也可以挨揍喽?

小子,敢偷吃我口粮,还污染我的耳朵,你完蛋了。

我悄悄掀起被子,摸起墙角准备好的电蚊拍,冲上去抡圆了就是一拍。

他「嗷」了一声,嘴里的方便面渣都喷了出来。

「你你你怎么动手打人呢?」他转过头来怒视我。

呦,还长得挺帅。

可是再帅,也不能抵夺食之仇!

「停停停!」

他捂住脑袋。

「林颜你是不是疯了!你看看我是谁?」

我瞅了瞅他那张帅脸。

是有些眼熟。

我们好像很久之前见过。

在老家的时候。

叫啥来着?

「我是你阿言哥哥。」

「你是苏陌言?」

我一整个震惊。

苏陌言,我青梅竹马,曾一度占据我的童年时光。

可是有一天,他突然从我的人生中消失了。

「你……你虽然人已经没了,但是我们已经好久没见面了,你回来找我也没用啊!」大半夜的,怪吓人的。

他愣了一下,慌忙道:「你想啥呢!我还没死呢!」

我:「那之前我为什么看不到你。」

他给我叽里呱啦解释了半天,我大概明白了。

意思就是,他虽然还活着,但是天生魂魄不稳,灵力外溢,而且还意外坚韧,所以经常灵魂出窍。

我是天生灵体,会溢出灵力,他本来在城市里飘荡,是被我的灵力吸引来的。在我身边,他的身体会慢慢凝实,别人就可以看到他了。

这也是我能打到他的原因。

至于方便面,是因为他的灵魂在外面飘太久了,看到方便面都觉得馋,就忍不住吃了。

「放心,我家是天师世家,我死不了。」他有些骄傲道。

「谁管你死不死啊,我问你,我这几天老撞鬼是怎么回事?」

第一个卡在手机里的小姐姐还好,那个镜子里的红衣女鬼差点没吓死我。

「你的天生灵体逐渐觉醒了,灵气溢出,厉鬼最喜欢你这种营养丰富的加餐了,才会盯着你。不过我有在你身上下符,所以鬼不会伤害到你,最多吓吓你。」

怪不得那个小姐姐爬屏幕爬到一半就卡住了,那个红衣女鬼只出现了一瞬间就消失了,原来我身上有符。

「相信我,只要我还在,你就很安全。大不了就当看到他们玩 cosplay,为你乏味的生活增添一点乐趣。」

乐趣你个大鬼头。

「你不会要一直留在我家吧。」

「很显然,只有你能看到我,也只有你能让我被看到。所以……」

「所以你能干什么?」

「我能……我特能吃?」他笑得有点猖狂。

反正我也赶不走他。

不过临睡前我突然想到了他的用法。

大夏天的,我明明这两天没开空调,却觉得很凉快。

也许他能为我省电?

4

本来以为他的存在就是跟我唠唠嗑。

但是显然我太天真了。

他还肩负起了叫我起床的重任。

每当我想多赖床几分钟的时候,他就会用他的歌声把我拎起来。

每当他开嗓,我都觉得自己躺在车祸现场。

一下子就清醒了。

「我观察过了,你每次都要赖床半个小时,然后着急赶车。前两天你穿着高跟鞋小跑,还崴,所以我要监督你早睡早起。

「还有,因为你赖床,早饭经常来不及吃,会肠胃不舒服,我跟你讲,早饭太重要了,以后我负责监督你……」

他的语气里除了小责备还带着一丝心疼。

我一愣。

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这么跟我说话了。

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上大学之前一直住在外婆家。

外婆似乎撑了很久,直到觉得我长大了,不需要操心了,就也离去了。

我知道她心里苦。

她去世前的回光返照,喊着母亲的名字。

而母亲是难产没救过来去世的。

现在想想,如果不是她的孩子刚好不是我,不是一个天生灵体,她就不会死了。

我觉得外婆既怨我,又爱我。

我就像小说里的天煞孤星,谁沾上谁倒霉。

蜷缩在这一个临时的笼子里,有一天过一天。

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有一个人关切地融入我的生活。

「那你以后负责喊我起床,不过不许用唱歌。」

不知道是不是像一个幽灵一样飘荡久了,我发现他特别喜欢唱歌。

但是不管是什么歌,没有一个在调上的。

而且仗着别人听不见,跑调跑得尤为猖狂。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歌声有多大威力。

「有一次我驱鬼的时候,那个鬼不怕一般符纸,还缩在别人的身体里死活不出来。

「我就搬个板凳坐他旁边唱歌,才半个小时,他就受不了了。

「我是不是很有天赋?」

啊对对对。

这可真是作弊的「天赋」。

5

自从知道这些鬼不会伤害我,我就看开了。

坐地铁的时候看到玻璃反光里的我停在原地不动,上厕所的时候看到踮着脚走路的女人,电梯里偶尔出现血手印。

总之,都非常提神醒脑。

极大地提高了我的工作效率,让我多次受领导表扬。

直到那天早上。

「颜姐,我们几个还有学姐打算出去兜兜风,弄个烧烤。你有没有兴趣来啊?」

是那个比我小一届的富二代。

说实话这种一看情感就比较丰富的少爷我是不碰的。

但是自从家里多了个聒噪精,花销一下子倍增。

家里的方便面都被他啃了好几包。

和他出去一趟,还能蹭一顿饭。

再说学姐也去呢,学姐跟我关系很好,总不会坑我。

如果他敢动什么坏心思,我就把血滴他身上,看看鬼半夜敲不敲他的门。

但是苏陌言双手双脚反对。

但是反对无效。

「他明显不是什么好人!」

他不太高兴地挡在门前。

「不是吧,现在油价都长到多少了,还有女孩子相信男人约她出去只是为了兜风?

「你真要去,那、我、祝、你、好、孕!」

我解释道:「真的就只蹭饭。你当我什么人呢,哪那么随便啦!

「还有,你不准跟着去!」

「行行行,不过千万别流血!很招鬼的。」

「知道啦知道啦!」

我们彼此都再三保证后,我终于可以出门了。

说实话,这富二代长得真的不错,也还算礼貌风度,再加上钞能力,很少有女孩能不心生好感——如果我看不到他脖子上缠了许多鬼婴的话,我可能也会觉得他人不错。

鬼婴们盯着我看,但并没有什么动作。

可能是我灵力加强了,明明上次见面还没看到呢。

「颜颜美女,人家对你挺感兴趣的,考虑不考虑?」学姐问道。

「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啦。」更别说他一副欠了一屁股情债的样子。

「这种你还看不上,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我认真想了想。

什么类型呢?

「要话痨一点、主动一点的,而且要帅。

「还要给我足够的关心。

「还要……」

突然脑子里闪过一道身影。

我勾了勾唇。

「还要唱歌不跑调。」

我们俩都笑了。

意外总是突如其来。

吃饭的时候我剥螃蟹壳,手指被螃蟹壳划了一道小口子。

殷红的鲜血缓缓涌出。

我突然感觉不妙。

抬头一看,富二代脖子上的鬼婴突然躁动起来,一个个垂涎地看着我。

我赶紧找个借口离开,也没管那富二代不满的表情。

这个饭店主打海鲜,在海边建成了一艘船的形状,离大公路有些距离。

我跑到小路上的时候,那几个鬼婴已经追了出来。

完蛋,不知道苏陌言在我身上的符能不能顶住。

鬼婴张牙舞爪地飞过来,却撞在一层透明的屏障上。

呼……

苏陌言万岁。

还没等我喘口气,这些鬼婴居然开始自相残杀

本文网址:

关键词:我们小时候为什么喜欢吃方便面看完不许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