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矸石空心砖

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Contact

企业名称:桐城市南口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联系人:崔经理

电话:0556-6568069

手机:18156911555

邮箱:303927413@qq.com

地址:桐城市龙腾街道高桥村

网址:   www.nkxxjc.com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打针挂瓶了还能洗澡吗 > 他说我是他的小仙女

他说我是他的小仙女

发布日期:2023-02-06 13:27 作者: 点击:

二十分钟后,程津腰间围了条浴巾敞开了半边门,朝姜迟递出手,“把衣服给我。”

姜迟蹲了好长一段时间,腿脚已经麻木到失去了知觉的地步,她原地不动,只是稍稍偏过身子把衣服递给程津。

白花花一大片春景闪瞎她的眼,她无辜地眨了眨眼,大胆地视线慢慢往下移,渐渐地,她的关注点落在他腿上。

姜迟眉头一皱,脸上布满了嫌弃的色彩,“……腿毛。”

程津眉头瞬间一蹙:“……”

他不作声,索幸合上了门。

姜迟瘪了瘪嘴,聊起裤管看了看自己的腿,干干净净的,又白又嫩。

跟程津的对比起来,她干净得过分。

程津换衣服的速度很快,衬衫扣子还没扣完他就已经出来了,看着依旧蹲着的程津,没有太多的猜想,他把她打横抱起放到床上。

姜迟搂着程津的脖子,觉得他身上冷得可怕,“洗冷水澡了?”

“嗯。”程津没否认。

室内没开灯,程津索性摁了开关让病房内亮得个彻底。

一时之间受不了这么刺眼的光线,她本能地低头闭上眼睛。

程津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走到沙发处把那张唯一的被子给拿了过来盖在她身上,“你该睡觉了。”

姜迟呆了呆,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开口,“今晚可不可以跟我睡?”

程津愣了下,有些惊讶。

但仔细想想,也只是觉得她是害怕做噩梦,找不到他她又会难过。

“好。”

凌晨三点,中途惊醒的二人再次躺下休息。

姜迟往程津怀里靠了靠,紧紧搂着他的腰,生怕他中途会离开似的。

程津刚洗过冷水澡,身上还是冰冰凉凉的,偏偏姜迟还喜欢靠着,他低声问道:“冷吗?”

已经开始酝酿着睡觉的姜迟敷衍地回他,“热的。”

程津:“……”

他低头一看,埋在他胸口上的小姑娘歪着脸,闭着眼开始逐渐入睡。

他把头低了低,往她唇上亲了亲,而手却控制不住地钻入她衣摆下,在胯骨上留恋。

摸了有一会儿,姜迟忽然睁开眼睛握住程津不安分的手,有些严肃地告诉他,“还没到时候,不可以乱摸。”

有被教训到的程津:“……”

他默默地收回手,安安分分地只搂她的肩膀。

见状,姜迟才放心地合上眼,正式入睡。

一早,医院开始巡查。

吃过早餐后,便有护士推着推车进来要求输液,一天下来,大概有六七瓶需要输液。

听到这个数字,姜迟瞠目结舌。

卓砚八点多钟的时候就带着早餐过来了。

姜迟身边虽然有卓砚和程津陪着,但是怕打针这事,她也没有因此而改变自己的心理。

开始输液打针时,程津全程捂着姜迟的眼睛,直到护士贴上医用胶布,待姜迟缓过神,他才松开手。

“没事了。”

姜迟松了口气。

临走前,护士不禁打趣了句,“卓女士,这都是你的孩子啊,还真是基因强大呢。”

“谢谢啊。”

卓砚以前带程津和程奈出门时经常被夸来着,说她嫁个了好老公,女儿和儿子又懂事听话,不是那种操心得头发掉一大把的娃儿。

今天一整天下来姜迟都是在输液,包括明天也都是输液,后天检查报告出来了才能做下一步。

卓砚在病房内确实是当电灯泡当得过于明亮,到了中午饭的饭店时,她下楼去买了两份饭菜上来就离开了。

姜迟的性格一直都很内向,也就在程津面前会有点脾气而已,在其他面前依旧保持着那种冷淡的态度,不太愿意与其他人亲近。

卓砚就在这也没什么用,索性下午就没再过来了,程津在这照顾姜迟她也放心。

一整天下来,姜迟一直在挂药水,除了吃饭也就只剩下睡觉了。

睡来睡去,她变得更焦虑了,觉得自己现在除了吃吃睡睡什么都不做,那种自卑的心理又开始四处泛滥。

吃过晚饭后,没多久姜迟今天的药水全部输完了,手上共五个针孔,和一个连接道手臂上的软针,因为软针比较方便,不用再扎针孔。

姜迟数着针孔数了一遍又一遍,这还是他人生当中第一次手上出现那么多针孔。

程津收拾好了姜迟晚上洗澡时需要穿的睡衣,她晚上睡觉不穿内衣的,会影响发育,所以他就找了三件换洗的,连安全裤都没落下。

“等会儿洗澡需要我找人过来帮你吗?”程津把换洗衣服放在洗手间内就从里面走出来,靠近床边,他把姜迟从床上抱下来。

姜迟人有点懵,她还以为住院不永洗澡呢。

毕竟,她今天也没出汗。

到洗手间后,姜迟人更懵了,好半会儿她才回过神,又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上挂着的软针,她试着摆动胳膊,不痛那是假。

护士明说不会痛,更不会出现针断再血管内的意外,但是在强烈到心理作用,又加上每个人对痛的定义都不一样。

程津看着姜迟那副为难的表情,顿时就觉得有些尴尬。

他想帮,可是他不能违背道德。

“我去找人帮你。”

说着,他转身就要走。

“不用了。”姜迟出声拦住程津,见程津停下了脚步,她轻吐了口气,“我自己可以的,不用麻烦了。”

程津面色一顿,“……嗯。”

姜迟关上洗手间的门,对着镜子深吸了口气,开水龙头试了下水,是热的。

她忍着从手臂上传来的痛,慢条斯理地解开衣服。

程津在门外等着,看着玻璃门上映出来的模糊背影,隐约也能猜测到她是在脱衣服,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还在做着这个动作。

程津在门外看着有些闹心,忍不住出声,“需要帮忙的话可以喊我,我……”

话到了嘴边,他竟无法当着她的面把话说得清楚,他低了低眉,言之有理地道:“我可以闭眼睛帮你。”

在解扣子的姜迟听到这句话,险些没笑出声,“我自己可以的,没骗你。”

下一秒,她解开了最后一颗扣子,随后便开始脱衣服。

而站门外的程津自然而然也背对了过去,对里面的春光好奇但又克制着自己有些高昂的情绪。

姜迟还没有到年纪,在她印象中他应该也是个温柔的大好人的形象。

现在还不能让她看到他的那些龌鹾心思。

本文网址:

关键词:打针挂瓶了还能洗澡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