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矸石空心砖

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Contact

企业名称:桐城市南口新型建材有限公司

联系人:崔经理

电话:0556-6568069

手机:18156911555

邮箱:303927413@qq.com

地址:桐城市龙腾街道高桥村

网址:   www.nkxxjc.com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裕民银行股东结构 > 裕民银行始末

裕民银行始末

发布日期:2022-08-15 11:36 作者: 点击:

            作者:王洪祥

“裕民银行”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山东保安第十五旅在寿光创办的一家银行。从开办至结束共经历8个年头,它所印制的纸币“裕民条子”流通区域除寿光外,潍县、昌乐、青州、临淄、广饶等县靠近寿光的边缘地带都当作货币通用。裕民银行在抗战期间经济领域内占有特殊的地位,记述一下它的经办情况颇有史料价值。

一、裕民银行产生的背景

抗战以前,在寿光境内没有银行,除在县城开设的公利钱局是官办外,其余益隆聚、寿丰、福裕公、恒裕公、裕兴和、福丰厚、德发顺、聚丰东、益昌、义成、荣昌、中利等12家银号、钱局均系私人集股或独资开办。它们都以兑换买卖银两,发行土杂纸钞票,贷款、存款为业,抗战开始均相继停办。在市面上流行的货币有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发行的纸币统称法币。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寇进犯山东,韩复榘部不战而逃。日寇顺着津浦、胶济铁路和省内主要公路侵占各地,并在各县城及重要村镇设立据点,控制农村。此时国民党中央放弃南京,撤离武汉,逃往四川重庆。国民党省府则进入沂蒙山,山东各地抗战部队自成体系,打着国民党招牌的游击队都带有军阀性质,独霸一方,行动自由,财政独立。

此时,寿光由国民党山东保安十五旅张景月部统治,市面上的货币非常混乱。日寇控制地带,则用汉奸票子“联合币”,八路军控制地区则用“北海币”,十五旅控制区则用银元、铜元、法币和国民党省府民生银行出的纸币。后来,日商在各车 站码头高价收购银元、铜元,境内金属硬币日渐减少。民生银行的票子信誉很低,后来省府迁往安徽阜阳,成为流亡政府,民生票子在市场上就不再流通了。法币则补给不足,损坏日多,加以国民党远逃四川,道路遥远险阻,无控制实力,因而信誉日低。市面上多根据磨损 程度贬值使用,一元顶九角或八角用,这样市场货币显得紧张。物资交流多以物易物,甚为不便,如买一头牲口就得带上几石粮食,这样一些商号自出纸币的情况就风行一时。仅在寒桥集上见到的私人所出钱票不下百种,如尧水就有恒升油坊、同德祥发网庄、三宝山眼镜店三家都出钱票。这些私人所出钱票有两点不足:一是使用地区范围太小,远出十几里就不愿要;二是面值小,一般是几角几毛,不超过元,只做找零用。此时十五旅所统地区日渐扩大,除民间商贾贸易需用货币外,政府征收赋税,军队发放军饷都需要一种面值较大,使用区域较广的货币。同时农村发展生产,工商贸易也需要借贷钱财,因此官办的“裕 民银行”就应运而生。

二、裕民银行的创办情况

裕民银行的筹委会是在1941年上半年建立的。当时张景月部经过1939年日寇的穷追猛打,分散潜伏后又重新集结,军队发展到7000人,张并升任山东省第十四区专员,名义上辖寿光、广饶、博兴、蒲台、临淄五县。在寿光尚家庄、垒村一带修围墙,筑碉堡建立了根据地,可以说局势相对缓和。张景月和寿光县长慈乐尧共同研究,命当时在专区和寿光当财政科长的刘东坡及金库主任吴子丰组建银行。刘东坡早在l930年就任寿光县财政科科员,后跟县长张贺元到历城县担任财政科长。日寇侵占历城后,他回乡投靠张部,是管理财政金融的老行家。吴子丰是刘的同乡又是拜把子兄弟,二人很合得来。他二人为主又联合上当时寿光十个区的区长,便组成了裕民银行筹备委员会。

银行基金是从富裕农户和较大工商业户筹集的。早在l940年张部向当地富户强收的一部分所谓“荣户捐”也作了基金。另外发动富户、工商户交款入股,作为股东。任股东者家中必须富有,或兼营较大工商业,这样股东财势雄厚,银行才有信誉。当时王李尧水周围二十几个村庄只有三家成为股东,一是王家尧水王锡太;二是李家尧水李福太;三是河东隅王秀石。他三家都占有土地40多大亩,开着油坊,雇长工七八人,养大牲畜六七头。前两家因与吴子丰有点人情关系只拿了500元的股金,而王秀石,家境尚不及前两家因无关系,反拿了股金千元,心怀不满。东北乡的柴庄张采臣只有十几亩地,但在济南有兴顺福酱园,资金雄厚,一家就拿了5000元。东乡王望村,富户较多,全村筹款近两万元。其中董侃一家交款5000元。至年底连同以前的荣户捐共筹集基金30万元。

裕民银行的办事人员是由筹委会聘用的。1941年前,在北洛附近的杨庄村由私人集股开设的一家农民钱局,面临倒闭,其办事人员多系金融业老手,刘东坡选中了他们便全部聘用。有抗战前在城里开钱局的经理李志亭,有在寿城寿丰银号干过职员的张子通,有在伪满银行干过会计的肖菊园,有当地名绅张树堂。他们也感到战乱时期货币贬值存款者少,贷款难收,钱局前途暗淡,便也欣然结业就聘。接着又招用了杨会昌、刘哲生、蒋树兰做职员。又招孙志贤、牟延九、郑洪全、陈其昌等做练习生,银行的办事班子就建立起来了。

银行的地点一开始设在尚家庄。筹委会召开裕民银行成立大会就在尚家庄。因为这里是张景月部的中心据点,东至侯镇西至洋头、邢家茅坨,北至邢姚、田柳,南至蒋家集,周围三五十里都有张部据点和驻军,尚家庄驻有重兵把守,是司令部和县政府的驻地,所以住这里较安全。

裕民银行的主要业务是发放贷款和印发纸币,股东所交的股金利息是月息一分二厘。看来利息不算低,但当时物价天天上涨,货币贬值,利息总抵不了贬值额。有的股东嫌利息少,提出来不要利息。刘东坡就回答:“不要利息的交回股东证!”也无人敢再多言了。银行成立后经研究办公地点确定在尚家庄以南的北孙云子。印票子的地点是在稻田附近的刘家营村。银行工作人员去日寇占领的潍县城里与张寿图的印刷厂联系,迁来刘家营专印票子。开始只印伍角一张的票面。后来货币贬值,就印了20元一张的竖版票,叫“裕民银行条子”简称“裕民条”,与当时法币同值并用。银行从1941年秋开始向外贷款,贷款对象主要是种田农民和小手工业者。利息为月息一分五厘,限期半年。每户只准贷一次,一次贷额为50元。那时50元能买500斤大豆,这500斤大豆换成豆饼,能够买种三大亩小麦的肥料,这对促进农业生产是起很大作用的。这50元对织土布,做木工活或做毡业陶器等也有一定帮助。从这点看,银行发放贷款,还是有点“裕民”意思。实际上

那时物价日日增长,把贷到的款买成粮食放着,到期卖了粮食得到的钱,偿还上贷款本利,还余下不少钱,贷款农户总是赚便宜的。所以开始群众不敢贷,后来得到实惠就抢着贷了。

贷款要按一定的手续。贷款人首先从保公所写上介绍信,然后持信至银行营业股领上贷款申请书,按规定项目填上贷款金额,还款日期,利率等,再送营业股转交调查股。调查股即派人与保人见面进行了解调查,看是否有偿还能力。保人一般是保长,保长认定有还款能力,即发给贷款书,由调查人填上同意意见,再到营业股审批,负责人批准签字后即办领款手续。调查人认为该户偿还能力差,即再着贷款人找邻居、亲戚或富裕户连环作保,方能贷款。贷款人与银行人员熟悉者也可由银行人员作保贷款。

三、裕民银行的搬迁散聚

银行处于战争时期,它的兴衰变化完全根据时局的变化而决定。l941年银行创建伊始, 环境较安定,业务工作开展比较顺利。到l942年底,张部接到情报,日寇要对张部中心据点垒村、尚家庄一带进行大扫荡。银行遵命从北孙云子迁移到敌伪设据点的稻田村附近村子住下。l943年1月7日,日寇张店驻军3000余人包围张部于临泽、尚家庄、垒村、南孙云子中心据点。经一日激战,据点被攻破,张部转移至各地分散避敌,敌人亦乘机扫荡各村。此时银行人员就分散潜藏于各村农户,有的回家躲避。春节期间大部人员回家过节。3月初,局势缓和,银行人员又回北孙云子集合办公。仅十几天又接到日寇扫荡的情况,银行于4月4日仓皇收拾用品撤至稻田附近各村待机集合。可是次日日寇集结万人,配以飞机、炮兵、坦克集中火力围攻张部田柳庄、临泽、尚家庄、垒村、南北孙云子。经激战两日,张部损失惨重,退出阵地,转移至寿潍边境,日寇尾追不放,战火连续半月有余。战后敌伪在寿光东部轮番扫荡,银行人员只得迁散回家或潜藏较安全的敌伪保护区。6月份,张部与日军妥协,部分部队投降受编,环境才安定下来。嗣后日军集中兵力在长沙、柳州一带作战,在鲁兵力大减。张店日军指挥官奥村调走,兵员不足。张部又重回尚家庄集结,赶走汉奸部队,大肆扩军建设,扩为山东保安第三师,把日伪在寿光建立的好多据点也占有了。统治范围扩大了,张部进入鼎盛时期。银行人员于6月份麦收后在稻田附近杨家营集合办公,在梁武赵村对外营业,仍在刘家营印纸币。此时由于业务面扩大,工作量加重,再分散办公不方便,便研究搬迁地址。起初拟仍回北孙云子,后经张部权要人物研究认为:银行驻北孙云子地点不适宜,一是驻军重地,人员集中房子难找;二是到银行贷款农民出入军事防地,岗哨盘查甚为不便。后经再三斟酌,权衡利弊迁至王李尧水较好。一是王李尧水离县政府、司令部仅20里,往返请示方便。二是靠近寒桥仅5里,寒桥是大村镇,5天一个大集,是抗战时期寿光、广饶、潍县一带唯一的物资交流中心。也是张部的经济重点区,兵工厂、被服厂、中学、供销社都在这里和附近村庄。三是王李尧水村富人多,房屋宽绰,有围墙防守。该村有500户人家,富裕户较多,银行人员筹措物资,生活供应都方便。特别大十字口东南角有三座宅院连成的大院,建有楼房3间,砖房l6间,靠街有大车门。这里原是高级小学校址,1941年高小迁至齐村,房屋空闲可供银行居住。村周围有5米以上高的土围墙,为防水防盗,一直修补完好,可防日伪突然袭击。由于以上条件,裕民银行和在尚家庄的金库于1943年的秋初就全部搬到了王李尧水村。银行在这里度过了它的黄金时代 ,一直到1945年秋田柳庄解放才迁至寿光南部。

银行迁至王李尧水后,业务跟随形势的好转也就日益扩大、繁忙。当时寿光连年旱灾,群众生产、生活日益艰难,再加张部军政人员增多,筹粮筹物繁重,人民不堪重负。张部为了缓解民困,提高其政治威望,特命银行扩大贷款额及贷款面。贷款面除购肥贷款和小手工作坊贷款外又增加了小本经营贷款和购买提水工具贷款。那时桑家庄、尧河、寒桥等村都制造铁木结构的水车、水龙,汲水灌田抗旱较方便,因此银行特贷款给农户购买,这还算办了件好事。贷款额因物价上涨,也相应增加。1941年时每份贷款只限50元,1943年底每份购肥贷款增至l000元,小本经营贷款每份2000元;购买水车水龙贷款每份3000元。至1945年时,购肥贷款每份增至3000元;小本经营贷款增至5000元;买水车水龙贷款增至8000元。可是由于物价飞涨,货币贬值,贷款额虽几十倍增长,购买实物仍是寥寥无几。

银行业务扩大,原班人马颇感不足。于是就通过考试录取了董国明、侯汶泉、肖醒民、 王兰生、蒋文田、刘家宾、崔存义等8人。这些人有的是干过几年教员,有的是刚从十五联 中毕业的中学生和师范生,他们都是练习生。这时人员已增加到30人。总经理刘东坡常住尚家庄司令部,日常工作由副总经理吴子丰主持。吴不在机关时由总务股长杨建平负责。杨虽是1943年参加,但原来任过寨里乡乡长,又与刘东坡有亲戚关系,所以在银行内很有权威。总经理下设营业股、会计股、出纳股、调查股、总务股、印刷股。业务范围主要是,印发裕民条子,发放贷款,收取本息。

为了方便群众,扩大贷款面,1944年春又在寿光中部的上口村和寿光西南部的前杨村设了2处分行,每处6人营业。1944年业务量较大,那时营业、会计、出纳三股每天都要办 理五六百笔贷款、收款事件,工作比较繁忙,有些应接不暇的现象。调查股的人更为劳累,每天起早贪黑去调查贷款户情况、催讨到期不交本息的个别户主还款。那时交通不便,乡间都是土路,还挖有交通沟,坑坑坷坷,雨天还泥泞擦滑。他们都是骑着自己的事变前买的旧自行车,零件磨损很厉害,扎胎撒气、弯圈断辐、毁轮断链的事经常发生。在王李尧水开车行的王文山、王林泉买卖也就做得火红。那时群众多没有手章,办点事按手印,可是贷款需要盖手章,就得现刻。为了适应这一需要,城北岳家庄的杨士玲专门在银行对门租了一间街房为贷款农民刻章。后来因刻章者多,并急用,他又收了一个徒弟,师徒二人,一直干到1945年秋银行南迁。

四、银行的保卫工作

张部对裕民银行非常重视,这并不表示他们关心百姓发展生产真心“裕民”。据群众传说,张景月说过一句话,我们办银行使老百姓宽裕了,我们才有处要粮要物。这叫养鸡为吃蛋,绝不能和刘黑七那样“杀鸡取卵”,这道出了他的本心。因此张景月曾骑马偕同他的小脚女人来银行视察。l944年冬还坐着用铜元牛皮换来的日寇汽车来银行夸耀。慈乐尧县长,也带着护兵马弁到银行多次,还常在群众大会上夸赞裕民银行。为了银行的安全张部特派寿光警察局四中队百多名武装士兵在王李尧水驻扎,专门做银行的保卫工作。在银行和金库的两院大门口都有武装士兵站岗,防止有人破坏。出入大门的贷款、还款的农民都得拿出证件才得出入。银行工作人员胸部都戴有印着“裕民银行”的布制胸章。村子的围墙大门也设有岗哨,以防日伪军的侵袭。四中队除保卫银行外,还负责附近康家尧水驻的“民声日报社”、教育科的“教科书印刷厂”、部队服装厂、农村合作指导室等单位的保卫工作,但门前不设岗。银行驻地虽属安全地带,但处在稻田、建桥、西高湛日伪设的三个据点的中心,相距都在10华里左右。敌伪出动,一小时即到达,尤其在村前村后有两条日伪稻田据点和西高湛据点通往寿光城的土公路,日伪军队车辆经常从路上来往,随时有进村的危险。1944年秋,高粱棵满坡的时候,一次有日伪一百多人、并有汽车两辆从村北公路经过,行至村后一墓田树林中停下来了。四中队探悉有敌人靠近,立即命全体士兵荷枪实弹,跑步到村北围墙上,做迎战准备。可是等了约一小时,敌人又慢慢上路了。一场虚惊过去,王家尧水农民王步升就说了句讽刺话:“幸亏敌人没来,

果真来打,四中队是不中用的!”四中队听到后,把王步升抓了去打了个皮开肉绽,并令保长、族长作保,罚款100元,承认错误才释放回家。

1945年4月,八路军发起讨张战役,连续攻克了张部茅坨、邢姚、王高、道口等据点。 四中队胆战心惊,在尧水加强防御工事。围墙上的小门全堵了,7个大门堵了4个,围墙也作了加固,并增设岗哨。至5月份八路军解放了侯镇。上口村处于八路军和张部双方交界线,张部命十区区中队百余人守上口。不几天受到八路夜袭,从此区中队晚上不敢驻据点,依靠区中队保护的裕民银行上口分行人员傍晚也撤回王李尧水,白天再回上口办公。自从上口区中队被八路军夜袭后,驻王李尧水的四中队也惶惶不安,听到一点风吹草动,晚上就撤出尧水到坡野里躲避。这时银行人员就西去6华里外的褚庄住宿,白天回尧水吃饭办公。 这样昼出夜藏的生活连续了3个月,至8月中旬,田柳庄解放,张部残兵南逃,银行也随之南去。

五、裕民银行在维护信誉和生存中采取的种种措施

裕民银行在寿光虽然站住了脚,但它的信誉和生存往往受到各方面的冲击。如出现假票子;说裕民条是骗人的“卤民条”;说十五旅站不长,裕民条早晚成废纸,不愿使用;贷款利息低,物价上涨快,越向外贷款越无利;股东嫌分的利息少等。这些冲击,银行也依靠张部政权,采取措施,给以回击。首先是“打假”斗争。1943年初冬,银行人员在王李尧水集上见一农民手持一张面额为50元的裕民条在使用。他仔细一看发现与原票不同,即将此人叫到银行盘问。此人叫王九贵,康家尧水人,说是卖粮付给的钱,不知是真假。银行人员即按真票子的暗记进行对照,确认此票是假。断定市面上绝非一张,因为真票中“冯心”字中“马”下一点与“心”上一点相连,假票则不相连;真票数码是打码机另打的,假票数码是印票时一块印上的;真票的总码数减去分码数为“55”,假票则不然;真票发行日期由蒋树兰一人专写,假票填写的月日是另一人笔迹,大不一样。由以上四点辨认,知道有人造假票,破坏银行信誉。银行即组织人到周围寒桥、营里寺、丁家楼、上口等集市上查辨假票,也通知税务人员检查。在集上查到假票如果有一张两张,即问明来源,找保人作证,兑上真票收回假票。 查到持假票多者带回银行交吴子丰副总经理亲自审问处理,从初冬一直查到春节。后来查出假票是侯镇南寨村孙思聪搞的。他先到济南印制了假票,装在茶叶篓子里运回寿光。然后通过各种关系联系上安全牟城干税务的肖士选、粮贩子肖光训,又联系上韩家牟城开杂货铺的韩化珍、搞长途贩运的韩寿春、粮贩韩化南、买卖牲畜的打票税务人员韩鹤亭、上口村的张廷奎等人,用各种渠道把假票使用出去。l944年春节刚过,张部司令部即派人将孙思聪抓解尚家庄,经一夜严刑拷打,突击审问,问出线索。次日银行卫队带短枪搜捕了韩化珍、韩化南,抄查了韩化珍的钱柜、货架、柴草垛等,并将二韩送解尚家庄。韩鹤亭闻风潜逃东北 。韩寿春逃往济南也被抓获。在抓去孙思聪的次日,也把安全牟城的肖士选、肖光训以及肖氏家族长肖作文一块抓到司令部进行了刑审。上口张廷奎被抓获后,其家族烦人找了一团团长孟祝三和27团团长马成龙张部最有权威的台柱人物说情作保才释放出来。张廷奎为烦人说情花了3大亩地一座宅院的钱,经过这次惊吓,不待二年患肝病死去,年29岁。打假案经过审理,主犯孙思聪、韩化珍、韩寿春、肖士达、肖光训5人判死刑,立即枪决。韩化南被判罚劳役喂马,肖作文保释。此案轰动很大,从此裕民条假票少见了。

假票虽然没有了,但群众对裕民银行的票子总信不过,一是怕收着假票找麻烦;二是怕十五旅站不住成废纸;三是物价飞涨、存着票子后来买不到东西。因此有些人就讽刺裕民条子叫“卤民条子”。银行人员听到后,觉得不光面,认为这是破坏货币信誉, 很想整一下。有一次肖家楼村有一油贩子去王李尧水李福太油坊里买油,支钱时是裕民条子,油坊伙计魏某开玩笑地说:“你带的净是卤人条子,是卤人的!”油贩子竟到银行告了状,副总经理吴子丰找李福太算账,李福太未在家,就把魏某送到了尚家庄财政科押起来。后来李福太烦人说情,罚款50元,并承认说了错话,以后不再重犯,才放人回家。魏某在肉体上也吃了些亏,此事传出,说裕民条坏话的不敢公开讲了。当时寿光市场货币多种,有日伪出的“联合币”,有昌乐出的“昌乐县流通券”,有法币,有裕民条。裕民条的使用范围常受到限制,通行不畅,不愿使用的情况是有的。法币源源流入,裕民条就受挤。为了维护裕民条信誉,张部政府征了一次田赋,每两银子缴50元,只收裕民条,不收其他货币。那时在寿光境内张部所管区可收到300万元左右,这样裕民条红起来了,谁都抢着用。法币也被挤了。

为了使银行在战乱频仍、物价飞涨中生存,银行又采取了扩大贷款、印大票、收高息的办法。贷款额由原来的每份50元扩大到每份3000元、5000元、8000元。票面由原来的5角、20元大到50元、100元、200元、500元。1000元的票只印未使用,银行就停业了。那时票 条入 计账的是2.4亿元,是原股金的800倍。贷款利息由原来的一分五厘,提到购肥贷款二分五厘,其他小本经营、手工作坊,购买水车等贷款都提到月息3分。这样仅1944年银行即营 利2000多万,有基金的60多倍。尽管银行竭力挣扎,但由于政局变化也未逃脱停业的命运。

六、银行的几件丑事

裕民银行虽系张部“养鸡为吃蛋”的事业,但在社会上并无劣行。虽然在打假中肉刑残酷,杀人较多,但印制假票也是人人痛恨的事,所以在群众中银行声誉并不坏。只是有两件事传为丑闻,一是与日伪勾搭,强行收取牛皮、铜元资助日寇打中国人,换日寇旧汽车供张部官僚享用。此事虽非银行主意,但经办此事可是由银行插手。1944年秋,张部与日本商人签订了用牛皮、铜元换汽车、钢材、焦炭、医药的合同,由银行代办。日商从昌乐车站直接到王李尧水谈判交易。银行设了收集铜元机构,还在王李尧水建了牛皮收集加工厂。把收集的牛皮、铜元晚上用马车直送昌乐火车站交付日商。换来的汽车在尧水修理,从济南请来的周师傅、徐师傅等8人在银行附近建了修理厂,专修汽车。这件坑民、伤财、资敌、享乐腐化的事给银行脸上抹了灰。再一件是坑害股东私自分红的事。因为物价一年上涨十几倍,股东利息就显得太少。因此股东开会分红嫌少,就发牢骚说:“分这点钱不够路上买两个火烧用的!”在1944年开股东分红会时银行为堵住股东嫌红利少的嘴,特从侯镇和城里请了4名厨师,摆酒席宴请股东,会后着股东领红利,可是无人去领。都认为寥寥无几,买不到东西还显得小气。西毕家邱寿山,两次开会分红他都未要分文。股东分不着红利,并不是银行未赚钱,因贷款面大,利息高,再经办牛皮、铜元等也真正挣了钱,可是不舍得分给股东,而中饱私分了。当官的分多少都不了解,只刘东坡管的专署、县府两级财税系统人员就有640多人,每人分了一份红利。这一份红利等于本人全年工资的总额。比股东分的红利高十几倍。此事传出,人们对银行的评价就很不好听。

七、银行的尾声

裕民银行自1945年八路军解放了侯镇,随着张部的溃散,它也进入没落阶段。l945年5 月13日八路军攻克侯镇张部据点,张部守军刘寿隆团全部被歼,团长被俘。至此张部自4月以来已有34处据点被攻克,三分地盘损失其二,人心惶惶不可终日。14日解放军进至离银行驻地王李尧水10华里的丁家楼村,保卫银行的四中队收拾行装做撤走准备。银行停止办公,插存物资,准备南逃。印票机,命保长派农民王尊山掩埋在西坡耕地里。过了几天,八路军未到尧水,又叫王尊山把印票机扒回,扒时损坏石滚一小角,银行给以罚款处分。所存铜元大部运去昌乐,其余部分用猪毛袋子装好,每袋200斤,约装了200袋子埋藏在村东南角王迪德家院内。田柳庄解放后,由八路军挖出运走。

1945年8月13日,八路军渤海军区部队在杨国夫司令员的指挥下一举解放张部支柱据点田柳庄,活捉张部副师长孟祝三、团长马成龙,歼灭张部顽军2549名,缴枪2000多支。张景月即撤离中心据点尚家庄、垒村,仓皇南逃昌乐、青州一带。银行当日逃到寿光南部田马,次日逃到昌乐火车站一个炭栈的院内暂住,无公可办了。

1946年,国民党顽八军从青岛登陆,打通胶济线,沿途驻扎。国民党地方游杂部队也狐假虎威,向铁路沿线的两边侵袭。张部在寿光南部接近昌乐的田马修了据点。裕民银行由昌乐移至田马,通知寿光原贷款户到田马还本付息。这时尧水、洛城、丁家楼一带贷款户就三五结伙到田马还款,认为裕民条反正不顶用了,还上以免日后麻烦。当时传说,裕民条还可至田马银行兑换法币。可是寿光已经解放,通用北海币,换回法币也无用,况且还要过封锁线,犯嫌疑,惹是非,谁还去找那个麻烦,所以也无人去兑换。l947年春天,银行召集张部财政人员及流亡的10个区负责人作监督,把裕民条子在昌乐城东南两华里的郭家庄,全部用火烧掉,结束了这种货币的命运。

此时银行公务人员尚有十几名,生计困难,就联系给济南的裕鲁烟草公司代收烟叶,在尧沟、谭家坊火车站设点收购。烟款从中央银行调拨、当时由公司运来的票款都是印制厂原封封捆,从未使用。由于货币贬值,票款数额极大,箱柜难容,票子就堆在出纳员的宿舍里,办公时垒在支款员的背后。支款员侯汶泉曾回忆说:“有一笔支款是2.47万元,误支成2.67 万元,相差2000元,烟农也没找回,我们也未当大事。”可见当时“法币”已很不顶钱用了。10元的票已无人使用,动辄100元一张。

l948年3月解放军解放淄博、周村,代收烟叶停办。银行人员随张部寿光流亡县府迁往潍县东关。有的人看到国民党大势已去,自行回家,有的住在偏僻小村观看局势。侯汶泉等管票子的无人接,只好去潍县东关李家街赁了一处房子住着。1948年4月27日潍县解放,银行人员各自回家,暂住在寿光桂河村的银行职员董国明等3人,也由解放军查明身份,讲清政策,发给通行证回家。历经8年的裕民银行宣告结束。

本文网址:

关键词:裕民银行股东结构